回首頁 閱讀導覽 聯絡我們 版權聲明  
   
   
   
  書名:放生殺生現報錄(下)
  出版日期:西元2007年10月
               放生殺生現報錄(下)
殺牛橫死的劉肇夫婦
宋朝時,有一對劉肇夫婦,平日以屠牛為業,並且好食牛肉。
某天晚上,忽然有位童子送來一封書信,並唸道:「六畜皆前業,惟牛最辛苦,君看橫死者,盡是食牛人。」讀完以後,童子便不見了。
但是劉肇夫婦聽了以後,還是毫無悔悟之意,依然宰牛、吃牛如故。
這樣過了一年多以後,某日劉肇夢見他來到地府,閻王生氣地對他說:「你害死的牛命不少,跟你勸說也不聽!」便命夜叉將他帶下去,以長釘釘他的頭,劉肇痛得從夢中醒來,哀叫不已。到了隔天早上,他就斷氣了。
他的妻子騎著牛到街上去買棺木。騎著騎著,不知不覺中她的大腿及臀部竟然黏在牛背上了。劉妻大聲呼救,雖然有人前來幫她,但是肉與牛背實在黏得太緊,不管怎麼用力拉都無法脫開。幾天以後,劉妻終於在疲累驚恐中死了。

教殺喪命的來安
滁州有個名叫來安的人,善於殺牛。這天,他開始傳授兒子殺牛的方法,針對刀法細膩之處更是詳加說明。
過了幾天,當他在房中安睡時,他的兒子竟然拿著牛刀把他給殺了。大家驚駭莫名,七手八腳地把他兒子制服,綁了起來。等他看起來神智較清醒時,才問他說為什麼要對父親下毒手?
來安的兒子也是驚恐萬分:「我什麼都不知道呀!我當時明明看見的是一隻牛!所以才拿牠來試試上次父親教我的殺牛刀法。」

仆地成牛的華回子 鎮江人華回子,與父親倆人均以宰牛為生。一天華回子忽然仆倒在地,不但發出像牛一樣的叫聲,頭也生出雙角,變成了牛。

牛角破腹的陸屠戶
常熟地方的陸屠戶,某日正在宰殺一條牛,沒想到牛竟然用力扯斷了繩索,背著插在身上的刀逃跑了。
陸屠戶好不容易追到了牛,結果牛反而轉過身來以牛角攻擊他。陸屠戶見情況不對,連忙轉身逃跑,卻完全跑不過已經狂性大發的牛。牛追上了陸屠戶後,牛角一頂,刺穿了他的腹部。陸屠戶被刺得肚破腸流,不久之後就死了。

牛冤攝魂的朱氏子
廣陵的有錢人朱氏子,非常喜歡吃牛肉。
一天他喝醉了以後,又想要宰殺一條牛來吃,被他的母親勸阻。朱氏子不但不聽母親的勸告,還醉醺醺地對牛說:「想要我饒了你,就先對我下跪吧!」
沒想到牛聽了之後,馬上就跪拜在地。朱氏子看了,有點惱怒地說:「畜牲怎可能聽懂人話?我才不信這種事!」仍然把牛殺了,取肉飽餐了一頓。
後來他日夜都看見牛化為厲鬼來糾纏他,不得休息又飽受驚嚇之下,沒多久朱氏子便死了。

牛鳴而死的屠夫
太和年間,掌管朝廷膳食的御廚們,發現有一條牛因為懷孕就快生產了。本來想帶另一隻牛去替換,沒想到屠夫竟然還是將這隻懷孕的母牛殺了。
後來這個屠夫忽然發出牛的叫聲,過了一個多月之後就死了。

宰牛得報的程氏兄弟
明朝萬曆十五年,徽州有對程氏兄弟以養牛為業,他們每日都選一隻較肥美的牛來宰殺賣人。
每次弟弟進去牛圈時,有一隻牛都會跪下來哭泣,後來弟弟起了同情心,便轉行不再殺牛,並對哥哥說:「那隻牛每次看到我就跪下來哭,真可憐,不如將牠賣去當耕牛吧。」哥哥聽了不信,便說:「待我來試試看。」
隔天早上,哥哥進入牛圈時,那隻牛果然又跪下來哭了。哥哥看了不但沒有生起同情心,反而氣得將牠宰殺煮食。烹煮時,鍋子裡一直發出很大的聲響,結果牛肉變成了火塊噴出鍋外,把整個房子都給燒毀了。但是,他卻還是依然故我,一點也沒有反悔之意。
有一天,哥哥在路上遇到一個挑擔賣牛肉的,便向他催討欠款,結果因為發生爭執,一掌打死了人,被抓到官府去償命了。
他的兒子胸前也長了一個毒瘤,而且爛得五臟六腑都看得見,時常劇痛不已。因此他兒子常向人哭訴說:「都是因為我父親殺牛太多,才留下禍害給我啊!」
後來他的兒子病了半年才死,而弟弟最後則得到善終。

業債生還的張屠戶
杭州有個張屠戶,善於宰牛,外號「小庖丁」,他一直到六十歲才退休。
某日他約了朋友到雲台山進香。二人來到山腳下時,他突然覺得心驚膽跳而無法行走,因此坐在橋上休息了很久。
過了一陣子,他的朋友看見他竟然趴在地上而且發出牛的鳴叫聲,不禁大驚失色。這時野外的牛群聽到了聲音,也都聚集過來攻擊他。為了避難,朋友便急忙將他帶到客棧去。雖然逃過了牛的攻擊,但是他仍然持續趴在地上牛叫,表情十分的痛苦,過沒多久就倒地身亡了。這是清朝乙卯年的事情。

貪財浪死的徐淹
廬州人徐淹,經常販賣牛隻。有一天他乘船渡江時,忽然風浪大作,眼看船隻隨時都有翻覆的危險!
「若能逃過這次劫難,我願發誓從此不再以賣牛為業!」徐淹對天發誓後,說也奇怪,風浪竟然真的漸漸平息了。
但是安全地抵達岸上後,他貪心又起,還是以賣牛為業,把所發的誓言拋在腦後。後來再渡江時,他就因為船難而葬身江底了!

虛願生癰的杭州鄭某
杭州羅磨坊有個鄭姓的農人,他有一隻牛,這隻牛已經為他賣命工作十幾年了,因此又老又病。鄭某很憐惜牠,還說牛如果死了,一定要為牠好好厚葬。
然而有一天,附近的屠夫找上門來說:「反正你這頭牛已經又老又病了,不能工作,不如賣給我吧!我願意出二兩黃金的高價。」鄭某因為貪財,便將牛給賣了。
不久某天夜裡,鄭某夢見那頭老牛來對他說:「你本來說要幫我埋葬,後來竟因貪愛錢財而害死了我,今天我是來索命的!」說完便用力咬他的背,鄭某當即從夢中痛得醒過來。
隔天,鄭某背上果然就長了一個毒瘡,後來毒瘡逐漸潰爛,一直爛到看見內臟,他才在痛苦中死去。

割舌養啞的阮倪
有個名叫阮倪的人,有一次曾經活活地割下牛舌煮來吃,後來他竟生了個沒有舌頭,不能講話的兒子。

殺業現消的王德璘
上虞人王德璘,二十歲時,在清康熙戊午年六月廿七日,因病在床上昏死了過去,而來到地府。
他在路上遇見一個道士,拍他的肩說:「你要往哪裡去?這裡是地府啊!」
過了一會,便來到大殿。閻王問他:「你生前殺了很多牛,知道會得到什麼報應嗎?」王德璘回答說不知道,閻王便說:「讓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。」說完地上突然湧出一面大圓鏡,仔細一看,鏡中有個人手持牛刀正在宰牛,那個人正是王德璘自己。
閻王接著命令就命獄卒用刑。這時王德璘身上忽然被三個鐵箍緊緊箍住,又有一個獄卒,舉起一把利杵要往他的胸口擲去。
看到這種景象,王德璘心想:「我真是不孝,父母生養我,還沒有報答就到地府。」說完便傷心得淚如雨下。這時飛刺而來的利杵,還未碰到他時就掉落在眼前的地上,鐵箍也解開了。
王德璘正想趁這個機會逃跑,沒想到馬上就被一群牛圍住,只要一碰到牛,牠們便發出憤怒的叫聲。
閻王見了便對他說:「過去的罪業最好現在就還清,不要再互相殺害,否則是永遠也還不完的。」
說完就命一個獄卒刮他的肉,並投到大鍋中去煮。刮完後又割他的腸,只見獄卒往他的面前一揮,腸子就跑出來了,而且有數丈之長,獄卒便拿刀要割。
這時王德璘又想:「父母的親恩我還沒報答啊!這樣我的罪孽豈不是更重了嗎?」因此就更加的悲傷了。這時獄卒竟切不斷他的腸子,還看見他的顎骨處出現硃紅的「赦」字,於是只好向閻王報告。
閻王聽了便說:「這個孩子雖然遭到酷刑,但還有良心,所以天帝嘉許他的孝心,要讓他回到人間彌補過失。」因此獄卒便將王德璘的腸子盤起來塞回他的肚中,王德璘便向閻王叩謝離去。
一會兒他又遇見剛才的那位道士,道士說:「怎麼樣,這裡如何?這是你自作自受啊!」說完就帶他出去了。
當他醒來時,已經是廿九日的辰時了,王德璘便向家人述說他到地府的經過。後來他生了毒瘡,半年以後才好。身體痊癒以後,他便發誓要終身吃齋拜佛了。
這件事的詳細過程,是錢塘人吳陳琰所記錄下來的。

貪贓送死的戴典史
明萬曆年間,太平地方的戴典史,每天都收受盜牛人所送的臟肉,因此使當地的人殺牛毫無顧忌。有一天,他突然在街上慌張奔逃,狀似瘋狂;人們把他攔住,問他是怎麼回事,他也只是說後面有一大群牛在追他,便繼續奔跑逃命。過了沒多久,就疲累而死了。

兇悍天刑的太倉屠戶
太倉蓬閬鎮有個屠戶,某日到江北去買了牛回來。
回到家時天色已晚,他就向妻子要肉吃,妻子回答說沒有。他便氣得拿起刀來,衝到新買的牛面前,撬開牛嘴,活生生地把牛的舌頭割了下來!他將牛舌拿給妻子,吩咐她拿去煮,自己便轉身回房去了。
他回到房中,坐在妻子的梳妝台前,照著鏡子拿著屠刀來修眉毛。忽然懸吊鏡子的吊繩斷落,鏡子墜下撞到了手,他的頭馬上被自己手上的屠刀劈成二半,立刻喪命。

暴怒戕子的李紹
西蜀人李紹,好食狗肉,前後已經殺了數百隻的狗。後來他在無意中撿到一隻黑狗,因為很喜歡而將牠養在身邊。
一天晚上,李紹因為喝醉了,很晚才回家,黑狗守在門口,便對他叫了幾聲。他聽了很生氣,乘著幾分酒意,當場拿了斧頭要來砍狗,不料這時他兒子正好從家裡面出來,結果斧頭不偏不倚地就砍在在兒子的腦門上,當場喪命。後來一家人又氣又急地要抓黑狗,狗兒卻是早已不知去向了。
不久李紹就臥病在床,結果發出狗叫聲而死。

沸水濺胸的屠夫
漢口地方有個屠夫,某日肩上揹著一隻狗,剛好在路上遇到一位弘戒法師。這位法師好言勸他放生,但屠夫卻堅持不肯答應,法師便嘆息著說:「這隻狗和你有夙世冤業,看來我還是救不了你們啊!」說完就合掌向他拜了三拜,便離開了。
當天晚上屠夫就將這隻狗殺了。當他將狗肉下鍋時,滾燙的沸水忽然濺到他的胸口,連頭都給沸水澆爛了,七日以後便全身潰爛穿孔而死。
後來漢口的居民因為對弘戒法師的行為很感動,因此捐錢為法師建了一座放生寺。

啖糞哀號的陳祥
太倉有個陳祥,好殺狗,別人怎麼勸阻他都不聽。
一天他吃了河豚,結果河豚的毒性發作,他全身痛得快死了。大夫告訴他說,吃糞水可以得救。陳祥便痛苦地在地上爬行到廁所去大吃糞水,結果還是沒用。最後他發出狗的哀號聲,毒發身亡而死了。

簷木斷首的張屠戶
清康熙丙子年,蕭山有個張屠戶,性情凶暴,擅長宰殺牲畜,每日必宰殺十幾隻的豬羊。
六月某天的傍晚,他坐在門口乘涼時,偶然覺得脖子癢,就順手拿起屠刀刮了刮脖子。忽然間,風將屋簷下的木頭吹落了,木頭掉下來正好擊中刀子,結果張屠戶馬上人頭落地。

膿瘡療饑的杜章
梓潼帝君在書上記載著這麼一件事:
「崍縣有個杜章,是蜀國君王杜宇的好友。他生於富貴之家,父祖都喜好舉辦宴會,因此習以為常。凡是宰殺烹煮之事,都親自動手去做。長大以後,家中更是宴會不斷,廚房裡每天都很忙碌。但是後來家道中落,他就以替人宰殺牲口為業。因此所得的錢財都是殺生換來的。
杜章的食量大,一個人要吃二人份的食物,而且還時常感到飢餓。平日三餐吃不夠飽時,還要去抓魚打鳥,因此到後來只要看到飛禽走獸,心裡都會萌生殺意。 他到中年時共生了五個兒子,卻都沒有手指。由於家累所迫,所以幫人殺生的錢也不足以度日。接著又得了痲瘋病,皮膚不但龜裂而且流出膿血,發出陣陣難聞的臭味,見者無不掩鼻而走。後來因為被飢餓、疾病所苦,結果便投井自盡了。
由於他的個性十分固執,被抓到地府時還不斷破口大罵,大喊冤枉。我見了覺得奇怪,因此問了管理那個地方的神。孫洪叔便跟我詳細地說明狀況,又說這個人錢財已盡但壽命長,陽壽還有五年的時間。
因為我已知道他造業的緣由,也同情他所遭受的痛苦,以及陽壽的時間,也不喜歡他日夜怨恨天帝。所以便派遣功過神改變他的心智,讓他改以吃自己的瘡皮、喝自己的膿血果腹,並時常勸告別人:『不要殺生啊!你們應該以我為戒。』如此過了幾年,等到壽命到了,自然就斷命了。後來他的幾個兒子們也都餓死於路上。」

垂盡為牛的張宜所
鄞縣南鄉有個張宜所,年少時以宰牛為業,做了二十年以後才改行。
到了臨終時,他竟然變得像牛一樣,不但喜歡發出牛鳴的聲音,而且叫完以後就把床頭的木頭當成乾草來嚼,這樣過了七日以後才死了。

罪重成豬的餘姚屠戶
在餘姚有一家人,世代都以屠宰為業,他的兒子尤其擅於操刀。這位屠戶娶妻後數年都沒有生子,漸漸的,他開始變得日漸肥胖、脖子日漸縮短、眼睛也日漸凹陷,看起來就像是他每天所宰殺的豬一樣。
他後來得了傷寒,奇怪的是,竟然從口裡不斷發出豬吼叫的聲音!這種情況持續了七天,接著他就完全發狂了。這一天,他一面狂吼著,一面朝著橋上跑去;在橋上以豬的聲音大吼了三聲之後,便投水隨流而去,連屍體都找不到!

自作自受的顏復初

蘇州楓橋人顏復初,以販豬而致富。他宰豬的方法很特別:先不讓豬斷氣,而是先以鹽水灌入豬的口中,再以木棍搥打豬的全身。
清康熙七年時,他因生病全身痛得不得了,因此命家僕以木棍搥打他,又要喝鹽水才感到舒服。但二天後就沒辦法自己喝了,便要家人幫他灌入口中。如此過了三個日夜以後,他就快要死了。
臨終時他對五個兒子說:「我殺豬造業太重,死了以後就會變成豬,你們要為我多作佛事啊!」說完就大哭了起來,那聲音就像是豬叫一樣,不久便死了。

可驚可憐的陸寶
有個名叫陸寶的人,以幫人操刀、宰殺各店家的豬羊為業,因此死在他手中的動物,可說是不計其數。
清康熙十二年夏天,某日他竟然像是被鬼附身一樣,有如殺豬一般地持刀自刺咽喉,旁人根本無法阻止。後來他哀叫了三日,直到血流盡了才死。
臨終時他曾對人說:「取鹽水來,現在這裡有無數的豬羊在此索命啊!」當時街上有許多人都在一旁圍觀,見到如此慘狀,都害怕得不敢再多殺生。

嗜肥斷指的吳竹軒之子
清順治辛丑年夏天,有個叫做吳竹軒的人住在常熟的大街上。某日有一隻狗跑到他家裡來,他兒子見這隻狗體型肥胖,應該肉多味美,一時貪吃心起,就把這隻狗打死了,準備煮來吃。
但是這隻狗只是被打昏過去而已,當他兒子正在煮熱水以便去毛時,趴在地上的狗已經醒過來了,但是他兒子在不知情下就把狗抱起來要放進水中,結果狗咬傷了他第四隻手指,然後就逃跑了。
後來他兒子腹中竟然生出了一隻小狗,每天都痛不欲生;而被咬傷的那隻手指也是鮮血直流,毫無痊癒的跡象,拖延了一段時日,後來便萬分痛苦地死了!

殘忍破喉的休寧人
休寧有一個人,某日在路上看見二隻狗正在交配,便拿刀去割牠們的陰部,兩隻狗都被割傷了。母狗痛得幾乎要死去,哀號不已;公狗則是痛極狂怒,對著這個休寧人不斷地狂吠。這個人還在為自己的惡行覺得有趣的時候,公狗突然一躍而起,咬住他的喉嚨,這個休寧人便立刻死了。

炰鱉現報的小販
杭州鳳仙橋有一個人以燒烤鱉肉為業。
他每日都買進許多活鱉,然後丟進沸水中煮熟,然後加以剖腸剔骨,再加上調味料煎烤出香味來,做成美味的料理販售。這樣做了許多年之後,也賺了不少錢。
後來他得了傷寒,縮著脖子和手腳躺在床上。過了幾天,便開始像鱉一樣伸出頭來爬行。家人想阻止他爬出家門,但是他只要一被阻擋就咬人,最後只得放任他四處亂爬。
到了臨終時,已有許多人都曾在街上看見他盤旋爬行的姿態,大家都說簡直和鱉一模一樣,或許這正是他燒烤鱉肉多年的報應啊!
在街上爬行了七日以後,他的身體就發臭而死了。

戕物惡死的韓全
長洲人韓全,以屠宰販賣為生。為了加重動物的斤兩,他每次宰豬時,就灌水;賣活魚時,也一定先打碎魚頭,然後再灌水;而雞、鵝、鴨一類,就從牠們的喉嚨強灌米糠下去,因此殘害虐殺了許多動物。
後來他患了胃病而無法飲食,並且會從喉嚨吐出泥沙,全身都流出黃水,臭氣沖天。不僅如此,頭還會痛得像是被人用力敲打到碎掉一樣,如此病了三個月以後才死。

惡業生妖的王二
潮州某縣有個屠夫名叫王二,個性異常凶狠,而且喜歡用假錢。
後來他生了個兒子,頭上有二隻角,長一吋多,而腳則像是豬蹄一樣,三歲時就夭折而死了。

逸牛尋仇張四兒
瀘州人張四兒,家裡以殺牛為業。
某日,衛軍馬洋從家鄉牽牛到瀘洲時,牽牛的繩子忽然斷了,牛就逃跑到街上去,結果遇到張四兒。
張四兒拿著繩子要抓牛,卻無法制服,反而被牛追趕著,因此感到很害怕。他跑進一家店裡,牛也跟著追進店裡;他趕緊爬上樓,牛也跟著追上樓。結果張四兒因為被牛角刺傷,破腸而死,這時牛才下樓。
後來這隻牛又轉進一條巷子,像是在找巷子裡那間牛肉鋪子的主人,正好主人不在,因此牛就把裡面的器具全都搗毀,之後才慢慢地走到郊外去。
說也奇怪,那家店的屋簷低下、樓梯狹窄,而牛竟然能夠來去自如地上下樓,真是令人難以理解,這件事是發生在明朝萬曆丙申年的正月。

冥刑腫腿的茅氏子
鎮江茅氏的兒子突然猝死了。到了地府,閻王對他說:「你父親每日都吃一斤牛肉,造作惡業深重,但是你的陽壽還未到,下去受杖刑吧!」
他醒了以後,果然感到二腿又痛又脹,像是被人用棍棒打過一樣,後來便時常勸人不要吃牛肉。

勸悔免鋸的衡州道人
衡州有個道人在街上以行乞為生,時常勸人說:「如果好吃牛肉,到了地府會遭到冥官以大鋸子截斷身軀,以及被追究捉拿的果報。如果現在趕緊發願改過就能免除,因此才勸告你們大家啊!」

戒牛鬼哀的秋浦優人
秋浦地方有一個戲子與人合作到外地演戲。當他演完戲要上船返鄉時,忽然聽到背後有人在叫他,原來是家鄉的一位鄰人。戲子對他說:「你已經死了,為了什麼事來找我呢?」
鄰人回答說:「我因為客死異鄉,魂魄到處遊走感到很痛苦,所以想要依附你回鄉。」戲子便讓他上船了。
在船上,戲子便問他說:「你到了地府,閻王最重視的是什麼?」
鄰人回答:「最重視的是吃牛肉。吃牛的人,吉神迴避、惡煞隨之,不吃牛的人,吉神隨之、惡煞迴避。」
戲子聽了便說:「那麼我發誓從今以後不吃牛肉了。」話還沒說完,鄰人的鬼魂就大哭了起來。
戲子很驚訝,於是問他原因,他回答說:「由於你發誓再也不吃牛肉,現在福祿壽三星已經在你身旁保護,我不能靠近你,因此就不能回鄉了啊!」說完就步伐歪斜不穩地上岸離去了。
戲子回鄉以後,告訴大家這件事,從此全鄉的人都不再吃牛肉了。

廣勸延壽的蘇州推官
蘇州有一名推官,某日忽然猝死,但不久又活了過來。
他醒來以後便請求同僚的官吏們,立刻著書勸告百姓勿食牛肉,願意的人就寫上姓名。一天之內就有數千人同意,他便將寫好的紙向空中焚燒。
隔天早上醒來後,他對人說:「昨日我又被帶到地府,有個黃衣人手持生死簿而來,唸出因為我的勸告而願意發願不食牛肉之人的姓名,閻王聽了很高興,告訴我將讓我延壽七十二年,同僚的官員們也都會得到很多的福報。」

嗜肉成豬的南京舉人
南京有位舉人家裡非常有錢。他平日好吃肉,每次都要吃上好幾斤,而且每天都宰殺三、四隻的豬來宴客。
一天晚上,舉人忽然夢見城隍爺來對他說:「你這樣殺生的習慣如果不改,會令你變成豬的。」舉人醒來之後,只覺得是個怪夢,因此並不放在心上,甚至還將這當作笑話到處跟人說:「這城隍真愛管閒事,殺豬有什麼不對呢。」
過了半年,這位舉人突然猝死了。家人將他的遺體入殮以後,卻聽到棺木中好像傳來什麼奇怪的聲音,於是便將棺木打開來看,卻發現他的屍體,竟然已經變成豬形了!
這件事發生在明朝末年的時候,當時江南地方的人都爭相傳說。

母子尋仇的楊舜臣
虔州的司馬官楊舜臣,對屬下劉知元說:「買肉的時候一定要買有胎的,這樣肉質才會肥脆好吃,不像一般的肉質都瘦得難以下嚥。」
因此劉知元就照他的吩咐,採購時都特意選已懷孕的牛隻及豬、羊、驢來宰殺,動物被宰殺時,裡面的胎兒往往還會蠕動,並且過了很久才死亡。
不久,楊舜臣有個家人過世了,但因為胸口溫熱尚存,因此家人懷著一線希望並未將他入殮;過了七天,他悠悠地醒轉過來告訴大家:「我在地府看見一隻帶著小牛的水牛,對閻王投訴劉司士,以及我們家司馬說:『因為楊舜臣貪圖口腹之慾,我在懷胎五個月時,母子倆都被他們無故地殺死了!』一會兒又有很多豬、羊、驢等動物也都帶著子女來向閻王投訴。」
果然三日以後,劉知元就死了,再過五日,楊舜臣也死了。

兒雞共熟的何澤
四會的縣令何澤,好吃野鴨、雉雞之類的鳥肉,因此要地方上的里長們按時準備,供他飲食。所以鄉裡飼養了百千隻的野鴨、雉雞等鳥類,以便每日宰殺烹煮,供何澤食用。
某日何澤的獨子到廚房去玩時,廚師正好在煮雞,鍋裡的湯汁滾沸,熱騰騰地冒著蒸氣。突然不知什麼原因,他兒子像是被鬼推了一把似的,一頭栽進滾燙的大鍋裡去,慘叫幾聲之後就沒了聲息。周圍的人連忙把他搶救出來,可是已然回天乏術;他全身皮膚被燙得熟透泛白,就像雞被煮熟的樣子一樣。

啖龜沉海的王屠父子
海寧地方的王屠戶,某日和兒子一起外出。他們在路上看見有個漁夫抓了一隻大海龜,於是便將海龜買回家,放在廚房,準備烹煮來吃。
有個江西商人看到了,就拜託王屠戶以一千錢賣給他,並說:「這可是一隻九尾神龜啊!如果你賣給我將牠放生,你我都有大功德的。」
王屠戶仔細一看,果然是有九尾的神龜。但是他心想:「既然是神龜,一定更加的滋補,說不定還能延年益壽呢!」於是拒絕了商人的要求,仍然把龜殺了下鍋,與兒子一起飽餐了一頓。
當天晚上,突然發生了大海嘯,大浪沖上岸來,將王屠戶父子捲走了。同村的鄉民們倒是都平安無事,紛紛在私下議論說:「王屠戶父子害死了神龜,所以被抓到龍宮去了。」

煮鱉喪命的張其光
蘇州舉人張其光,向來愛吃鱉肉。某日半夜,他在睡夢中夢見一位穿著黑衣服的人向著他打躬作揖說道:「明天我會到你家,請你一定要救我,否則你將會有災難的。」
隔天,有個佃農抓了一隻巨鱉來送他,張其光因此非常的高興。他的妻子勸告說:「你不是夢到有人託夢求救嗎?那個人說不定正是這隻巨鱉呢,還是放了他吧!」
張其光聽了不以為然地回答:「有靈性的動物才會託夢,這只不過是隻愚蠢的畜牲,哪有可能呢。」說完就立刻命屬下將巨鱉帶去烹煮,而且一天之內就吃完了。

當天晚上,張其光就開始腹瀉不止,不到三個月,他便因此而死了。

射鹿中子的吳唐
廬陵有個叫做吳唐的人,精於射箭。
某日,他帶著兒子出外打獵時,正好看見草原上有著一對母鹿和小鹿在嬉戲。吳唐便趁機拉起弓箭,一舉射中了小鹿,小鹿當場傷重倒地。母鹿被嚇得悲鳴了起來,不停舔舐著小鹿,著急地打著轉。這時吳唐便躲在樹叢中,以免被發現。
過了一會兒,他判斷母鹿因為關心小鹿,根本沒注意到附近還有獵人的存在,便再射出一箭,當場將母鹿也射死了。
不久,他又看見另一隻鹿,於是舉弓射箭,當然也是一發命中。沒想到走近一看,剛剛射中的鹿竟然是自己的兒子!吳唐大吃一驚,馬上丟下弓箭,抱起兒子的屍體痛哭不已。
這時,空中忽然傳來一陣聲音說:「吳唐,鹿愛護牠的子女,和你是沒有兩樣的啊!」吳唐聽了,很訝異地抬起頭來看。空中並沒有任何人,倒是從前方迎面跑來了一隻大老虎!吳唐還來不及抵抗,就被老虎咬成重傷而死了。

紙面殺孫的程獵戶
德興地方有個程獵戶,家裡世代都以打獵為業。
某日程獵戶到城裡去繳交田賦,看到街上有人在賣動物圖案的面具,有牛、羊、山豬、野鹿、野兔等等,都做得相當逼真,於是買了六個帶回去送給孫子們。他六個小孫子看了都很高興,紛紛把面具戴起來玩。
沒想到家裡養的十幾頭獵犬,見了動物的面形便爭相向前撲打、撕咬,大人們急忙來搶救,但是這些獵犬卻怎麼趕也趕不走。
結果很不幸的,程獵戶的六個孫子都被咬死了。

猛虎索命的僧人
清順治年間,有一位僧人,他從前尚未出家的時候是以種菜維生。某日,有隻鄰居養的豬跑來菜園裡偷吃菜,他看了很生氣,於是就拿起鋤頭追打,卻不小心打死了那隻豬。
後來他出家以後,住在武昌北門外的三官殿。一天晚上,他夢見有個黑衣人惡狠狠地對他說:「我只不過是吃了幾根青菜,你竟然就把我打死。現在我已經變成老虎了,就算你逃到天上,我也一定要找你報仇雪恨!」
僧人醒來以後感到非常害怕,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,但是卻想不出理想之處。後來有人告訴他,在東門城外有個龍蟠磯,那是個凸出水面的大岩石,沒有坐船的話是無法到達的,即使是老虎,應該也沒有辦法憑空飛渡。因此他就搬到那裡去居住。
甲午年十二月卅一日,僧人一早起來向江外望時,看見有一隻動物竟然浮在巨浪之上,逐漸接近龍蟠磯。他以為是頭牛,因此便往前靠近想看清楚些。等到動物接近了,他才發現原來是隻老虎!僧人大吃一驚,轉頭想逃,老虎卻一躍而起並咬住他,僧人馬上就喪命了。

刺貓得報的沈蘭官
杭城人沈蘭官,廿二歲時,在路上看見一隻大黑貓,毛色又黑又亮,便想要取牠的皮毛來做帽子。因此他就設計把黑貓抓了起來,用繩子勒住了貓的脖子,黑貓拼命掙扎,一時尚未斷氣,因此他又拿了尖刀刺向貓的咽喉,黑貓便喪命了。
不久,他夢見黑貓來對他說:「你害死了我,我已經準備去閻王那裡告你了,現在刀在哪裡?我要拿刀來作證。」沈蘭官覺得很厭惡,便趕緊把刀拿去賣掉,又換了一把更銳利的刀。
接著他就發瘋了,自言自語地說:「貓爬上樓了,又爬上樑了!」又說:「不是貓,已經變成鬼了,有一群人來打我啊!」一會兒又發出鬼的聲音說:「繩子不能殺我,要用刀啊!」到了那天晚上,他就拿刀往自己的咽喉用力刺,血流如注而死。

身無完膚的錢漢沖子
石門縣南前村的村民,個個都會使用鳥鎗,其中以錢漢沖的兒子技術最好,因此一生殺鳥數萬。
晚年到了快死的時候,他因為身體疼痛而不斷大聲哀嚎,好像被石頭打中身體似的,二手摸著全身到處尋找,說:「有鐵丸啊,痛死我了!」於是要人拿針來取,結果用針挑了好幾天都找不到,徒然把全身刺得千瘡百孔,最後便體無完膚地死了。

舌患潰瘡的王愈
有個名叫王愈的人,他家的屋簷下有著不少鳥結巢而居。每天到了早上,鳥兒啁啾之聲不絕於耳,他卻覺得這些鵲鳥鳴叫的聲音很吵雜、很討厭,所以就用網子去把所有的鵲鳥網住,抓了起來。
王愈把鳥兒都抓來後,便把牠們的舌頭全都剪掉後才又放走。「終於可以圖個清靜了!」他得意洋洋地想著。
然而,如此殘忍的行徑是會有報應的。過了一陣子,他的舌頭上長了個大瘡,日漸腫大潰爛,後來他也因此而死了。

燃爆死驚的王遵
有個名叫王遵的人,他很討厭鵲鳥吵雜的叫聲。有一天晚上,等到深夜鵲鳥都休息了以後,他便到鳥巢旁拿著竹竿放鞭炮去嚇鳥。鳥兒們驚慌失措、四散紛飛,更有些小鳥被嚇死或是飛撞到東西而死。
後來他在一次重病臥床期間,也因為在睡夢中受到驚嚇而死。

戕雛子苦的周昂
周昂是個喜歡在白天睡覺的人。但是最近在他的窗外有對燕子築了個燕巢,巢中新誕生了三隻幼鳥,小燕子們總是張著嘴巴不斷發出聲音在等待食物。
周昂討厭這些鳥叫聲吵了他的好夢,因此就以手指去試探,發現小鳥一樣會張口接受,因此就拿了三枚有刺的蒺藜放進小鳥的口中,結果三隻小鳥一口吃了下去,都被刺得胸口破裂而死。
後來周昂生了三個兒子都是啞巴,看見人就張口發出「啞、啞、啞」的聲音,聲音跟動作都像是當初幼鳥吃下刺蒺藜的樣子。

害雁遭杖的錢家軍
鎮江錢參將手下的士兵,某日抓到了一隻雁,便將牠關在籠中並放在船尾,空中卻飛來了另一隻雁跟在船尾悲傷地哀鳴。
當船要靠岸時,籠中的雁突然將脖子伸出籠外向空中大喊,空中那隻雁便立刻俯衝下來,結果二隻雁以頸相交死了。
錢參將聽到這件事以後非常的生氣,下令將船上的士兵每人各打卅大杖以示處分。

探雛被逐的衛軍
在徽州的官署旁有棵老樹,樹上有個鷹巢。某日一個衛軍趁人不注意時,偷去了小鷹。
這時太守王夢龍,正想要視察事務。他才在桌前坐下,忽然飛來一隻老鷹咬去了那個偷小鷹的衛軍所寫文件的蓋巾。
太守見到這個情況,覺得很奇怪,於是把那個衛軍叫來詢問。知道他偷了小鷹的事情之後,便把那個衛軍處以杖罰,並將他驅逐而去。
蘇州有個薛氏小兒,經常爬到樹端上去翻覆鳥巢,並抓取小鳥玩樂。
一天他又爬到樹上,不知道鳥巢中有條蛇正在吃小鳥,他爬上去一看,頓時被嚇得目瞪口呆。這時,蛇竟趁機爬進他的口中,他驚慌失措,一病不起,後來他就因此而死了。

臨終蛙祟的農夫
宋代有個周三蛙,是南城的農夫。每當農閒時,他就去捕魚或抓鱉、鰍、鱔魚等,其中以宰殺青蛙為最多。
後來他生了病,剛開始時覺得腹中好像有東西,什麼也吃不下;後來肚子漸漸的越來越痛,感覺好像有許多青蛙在他的肚子裡不斷地跳動似的。
這樣過了很久之後,某日他忽然在病床上翻轉起身,顛簸搖晃地跳躍,然後又悲痛地哀號,樣子竟與青蛙受苦時一模一樣。他就這樣病了一年以後才死。

火逼慘報的張霖
有個名叫張麟的人,他因為討厭青蛙鳴叫的聲音,所以只要看到青蛙,就會想辦法把青蛙抓起來以熱水澆燙,或是直接用熱水去潑。
後來有一天,他自己在燒水的時候,不慎打翻了鍋子,全身也被噴濺的熱水燙得體無完膚,後來更是全身潰爛而死。大家都說這是熱湯澆青蛙的報應。

宰龜惡死的岳州人
岳州有個村民,時常宰殺烏龜來賣錢。
後來他全身長了毒瘡,使人疼痛難耐,而且每天都要以大臉盆儲水沐浴,以便消痛止癢。但是毒瘡卻是越來越嚴重,更奇怪的是,他的面形、模樣竟變得越來越像烏龜!這樣過了一年多以後,他便因為身體潰爛而死。

一夜腸斷的鄭大
石門縣有個走迭夫鄭大,某日在地下挖到了五隻各長二尺多的大烏龜,因此便高興地將烏龜帶回家烹煮來吃。
沒想到當天晚上他就發瘋了,口中胡言亂語,細聽之下竟是出自於烏龜所說:「我們兄弟五人,已經從明朝成化年間修行至今了,和你有什麼冤仇?竟將我們宰殺煮食,你真是死有餘辜啊!」
這時他的腹中像是有東西在咬他的腸胃,讓鄭大痛得在地上打滾,哀嚎不已!這樣一直痛到隔天早上才死。

眾死蕈毒的殺蛇軍人
龍山地方有幾個軍人,某日在路上遇到一條大白蛇,就拿起鋤頭來打牠。他們當中有一個姓余的人試著想勸阻,可是其他人非但不聽,而且還把蛇打死了。
隔天,他們又在路上遇到一個白衣女子,手中提著一籃看起來非常鮮美的香菇,這群軍人搶奪成性,便也搶了她的香菇帶回去煮食。
當大家正高興地烹煮香菇的時候,那個姓余的軍人卻忽然感到頭痛而昏睡過去。夢中,方才那個白衣女子對他說:「昨天那群人要害我的時候,只有你沒有要害我的意思,我很感激你,剛剛那籃香菇有毒,是不能吃的。」
聽了白衣女子的話之後,他就驚醒了,正想要告訴大家,結果沒想到香菇早已被吃完,大家全都中毒而死躺在地上,只有自己活了下來。

焚蛇遭火的富翁
有個富翁,他的屋旁有一棵枯木,看起來有點礙眼,因此有一天他終於決定要把這棵樹砍掉,於是派人去約了樵夫。到了夜裡,富翁夢見一個老人領著許多人來拜託他,請他將砍樹之期再寬限一段時間。
富翁心想樹上一定有什麼東西,因此隔天就命人爬上去察看。結果發現樹上有個大巢穴,裡面有非常多的蛇盤結在其中,富翁便命僕人放火將蛇穴給燒了。一時間烈焰沖天,幾百條蛇都被燒得焦爛,不斷發出濃烈難聞的臭味,富翁見了這般悲慘的情景,卻還高興地鼓掌叫好。
不久,他家半夜時總是會出現不明的火光,大家起來救火時卻發現並無火災,這種情形發生了好幾次,後來大家就習以為常、不以為意了。
一天夜裡,有個婢女跑到廚房偷拿柴薪燒煮食物,因而引起了火災。富翁和家人都以為又是不明的火光,所以就不在意地繼續安眠。結果因無人救火,全家都葬身在這場火海之中了。

瘡走赤蛇的金秀
淮人金之秀之,他在某個冬日,從地下挖到了一條正在冬眠的蛇,於是便將牠宰殺了。蛇死的時候,還以怒眼瞪著他。
過了二個星期後,金秀之的手臂忽然長了毒瘡,而且他的瘡疤裡還爬出一條紅蛇來,金秀之嚇得連忙向天地懺悔,發誓再也不敢殺生了。結果他的病過了很久才復原。

怨對難逃的顧錫疇
崑山人顧錫疇,字九疇,號瑞屏,明崇禎年間在朝廷為官,為太宗伯。朝廷發生政變以後,他發誓要以死殉國。後來在溫州,那年的六月十六日,他被同僚賀君堯所害,並沉到江中。
華亭地方的縣令張調鼎,是顧錫疇的門生。張調鼎平日好請乩童降神,一天顧錫疇忽然來降。
張調鼎驚訝地問:「老師是什麼時候登道成仙的?」
乩童答:「我是在六月十六日,被副將賀君堯害死於江中的。」
張調鼎問:「賀君堯與老師有什麼仇恨?為何如此殘害老師?」
乩童答:「我的前世是天台山的一個僧人,那時我曾在路上打死一條蛇,賀君堯就是那條蛇,所以今生才來找我報仇,這是我應受的果報。請轉告我二個兒子,叫他們千萬不要報仇。」
張調鼎立刻派人去溫州調查,果然跟乩童所說的相同。後來賀君堯也被人所殺了。
永嘉地方的縣令吳國杰,前一天還在江心寺宴請顧錫疇,隔天就聽說他被害的消息,因此募集了漁夫去江中打撈,卻找不到他的遺體。
當天晚上,吳國杰夢見顧錫疇立在水面上,便急忙要他藏在上船。顧錫疇對他說:「我的前世是天台山的一個僧人,那時我曾在路上失手打死了一條蛇,所以今生必須償命。承蒙您的好意,為我處理後事,其實你前世是我的徒孫。在郊外有座山脈,明天你到那裡的河灣去尋找,就會找到我了。」
隔天上午,吳國杰向漁夫詢問,果然有這樣一個地方。他們一到那裡就馬上找到顧錫疇的遺體了。因此他便協助顧錫疇的家人處理葬禮等後事。
後來顧錫疇又在一個地方降乩,留下這麼一首詩:
「我昔曾為僧,彼亦在山林,蟒蛇當孔道,山人皆為驚,老僧提錫杖,隨步出山門,動起無明火,杖下化為塵,夙緣前已定,從此樂天真。」

毒魚遭擊的韓阿留
宋朝時,崑山地方有個叫做韓阿留的漁夫。但他並不是跟一般人一樣撒網捕魚或是釣魚,而是將毒藥放進湖水中毒魚,因此除了魚之外,更不知害死了多少水中生靈的生命!
一天晚上,他夢見自己掉進水中,結果被一大群的魚攻擊,咬得他疼痛不已。醒來以後,果然全身又紅又腫,腹部也腫脹了起來,結果三天以後就死了。

風火燒身許憲之子
高陽人許憲,是餘杭的縣令。
有一天,他兒子到仇王廟旁去打獵,忽然有三隻白獐從屋後跑出來。許憲的兒子見獵心喜,就拉開弓箭準備射擊,沒想到這時卻失去了白獐的蹤跡,因此他就命人放火,想要將白獐趕出來。
結果沒想到風向改變,火勢逆轉,許憲的兒子因此被火燒得面目全非而死。

埋蠶絕命的胡二夫婦
宋朝時,有個叫胡二的人以種桑養蠶為業。某日,他因為見到桑葉的價錢上漲,就和妻子一起挖了個大坑,把所養的蠶都埋掉,想要以桑葉來賺大錢。
當天晚上,夫婦倆夢見所有的蠶都變成了蜈蚣來咬他們,醒來之後都非常的害怕。不久之後,胡二果然被大蜈蚣咬傷了咽喉而死。

雷火自召的曹君升
清康熙乙亥年,桐鄉人曹君升,也因為桑葉的價錢好而將蠶全都埋到灰裡。
但不久蠶又爬了出來,曹君升很生氣,就在灰上加了乾草和柴薪,並且點燃了火想要把蠶燒死。沒想到因為火勢太大燒到了房子,結果把整個房屋都燒毀了。
不久,曹君升自己在田中被雷擊中而死。

封巢得報的朱照
宋朝人朱照,生平最討厭蜂巢,每次看見蜜蜂從小洞飛進去,就算是很高的地方他也要架梯子爬上去把洞塞住。
後來他生了二個兒子,二人肛門都不通。某日晚上睡覺時,夢見有人教他將秤尾燒紅去鑽開兒子的肛門,他便照著去做,結果不但沒有效果,二個兒子都被自己燒死。
大家都說這是他塞蜂巢的果報啊!

肉蟬業債的李乳母
唐朝時,牛爽家的乳母李氏,常常抱著小孩抓蟬玩樂,但是她抓到以後就把蟬弄死,前後死在她手中的蟬不知有多少!
後來李氏的臀部忽然生瘡潰爛,一年多都沒有好。
某日,她因為臀部的潰爛而痛苦得像蟲一樣在地上爬行,一面爬著,一面不斷以手去抓潰爛的地方,沒想到摸到了好幾塊形狀像蟬一樣的腐肉,突出在臀部爛瘡之中,並且不斷地流血。
「難道是蟬來索命了嗎?這真是我殺害蟬的報應啊!」李氏悲嘆著,過了不久便因為這不治之疾而死了。

坑蟻復仇的桓謙
三國時候的桓謙,某日在家中,看見地上有很多身長一吋多的螞蟻從地面的坑穴中爬出來,爬到廚房去找食物,再找路回去坑穴,桓謙以為是怪蟲。
有個蔣山的道士朱應,便教他將滾燙的水澆入坑穴中。桓謙依言照做,後來把坑穴中挖開一看,裡面無數的大蟻全都已經死了。
後來桓謙得了惡疾猝死,子孫也都短命早死而絕了後代。那個道士也和桓謙同日得病,後來全身腐爛而死。

鱉呼驚死的徐巡按
廣東的巡按徐應登,非常喜歡吃鱉肉做的菜餚。
這天,他的廚子正準備把鱉放入鍋中烹煮,沒想到鱉在鐵鍋中竟然開口說道:「放了我吧!」
廚師聽到便驚嚇地跑去報告,徐應登親耳聽到這件事,竟然當場嚇死了!

雞骨戕生的聞巡檢
江西的巡檢聞豫所,生平愛吃雞肉,這輩子已經不知吃了多少雞了。
某日家中舉行宴會,正當他高興地大聲說話時,突然間,喉嚨被一塊雞骨給哽住,結果,就這樣死在餐桌上!
燃料造業的何自明
揚州地方的何自明,在石塔寺前開設一間茶館為業。
後來他生病了,每天都在床上呻吟不已,這樣病了一個多月後,臨終前他對朋友說:「我在茶館中,每年到了夏秋之際,就會把所有的果皮和果殼全掃出來,放一把火燒掉,沒注意裡面已經長滿了許多蟲子,因此被我燒死的蟲子不知有多少,所以造業很重啊,現在報應一來,想躲也躲不掉了。」說完就死了。

兇暴速亡的麻城劉某
明嘉靖戊午年,麻城七里橋有個姓劉的人。某日他在路上行走,突然遇到一條大蛇擋在路中,想也不想地就拿起棍棒把蛇打死了。
回家以後,晚上夢見就有人帶著宣示罪狀的文書來對他說:「被你殺的那條蛇已經來地府投訴了,閻王判你無故殺生,應受病苦。」後來他果然得了重病而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