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首頁 閱讀導覽 聯絡我們 版權聲明  
   
   
 

 
  書名:菩提資糧論
  出版日期:西元2010年01月
             菩提資糧論
聖者龍樹本 比丘自在 釋
大隋南印度三藏達磨笈多 譯

今於諸佛所,合掌而頂敬,我當如教說,佛菩提資糧。

佛者,於一切所應知中得覺,此為佛義,如所應知而知故;又於無智睡眠中覺故。覺者,覺寤為義,以離無智睡故。又諸釋、梵等不覺此覺,唯是名聲普遍三界者所能覺故,一切諸佛乃覺此覺,以一切種遍智唯佛所知,非諸聲聞、獨覺、菩薩,以不共法具足故。諸者,無闕故,謂過去、未來、現在等。頂者,上分故。合掌者,攝手故。敬者,向禮故。我⋯⋯說者,自分別故。如教者,彼彼經中種種已說,今亦如彼教說故。佛者,離無智故。菩提者,一切智智故。資糧者,能滿菩提法故,譬如世間瓶盈、釜盈等,盈是滿義,如是以滿菩提法,為菩提資糧。又以持為義,譬如世間共行,日攝於熱,月攝於冷;攝是持義,如是以持菩提法,為菩提資糧。言資糧者,即是持義,又以長養為義,譬如世間,有能滿千、或百、或十,或唯自滿、或難自滿;菩提資糧亦復如是,以長養菩提為義。又以因為義,如舍、城、車等因中說言舍資糧、城資糧、車資糧,如是於生菩提因緣法中,說名菩提資糧。又以眾分具足為義,譬如祭祀分中,杓火等具足名為祭祀,非不具足。亦如身分,頭、手、足等具足,得名為身,非不具足。施分亦如是,施者施物,受者迴向,此等具足名施資糧,非不具足。戒等資糧亦如是。是故眾分具足義,是資糧義。如是我說菩提資糧,是能滿者,持者,長養者,菩提因者,菩提分具足者,皆其義也。
何能說無闕,菩提諸資糧?唯獨有諸佛,別得無邊覺。
何能者,何力也。若聲聞、若菩薩少分覺知無力能故,若欲說諸菩提資糧無闕無餘,唯是諸佛別得無邊覺者。言無邊覺,謂非少分覺故,以佛世尊於無邊應知義中覺知無礙,是故佛名無邊覺者。又於欲樂及自疲苦、斷常有無等邊見中,覺而不著,以所覺無邊,是故佛名無邊覺者。

問:何故資糧唯佛能說,餘人不能答?
佛體無邊德,覺資糧為根,是故覺資糧,亦無有邊際。
佛體者,即佛身也,以彼佛體具足無邊功德故,說佛體無邊德。功德者,謂可稱讚義,若可稱讚則名功德;又是數數作義,譬如數數誦習經書,彼則說名作功德者;又是牢固義,譬如作繩,或合二為功,或合三為功;又是增長義,譬如息利,或增二為功,或增三為功;又是依止義,譬如諸物各以依止為功,如是佛體為戒、定等無邊差別功德依止故,說佛體有無邊功德。覺資糧為根者,彼菩提資糧,與佛體無邊功德為根本故。根者,建立義。菩提者,智也。根即資糧,以彼資糧能建立一切智智,是故資糧為佛體根本,良由佛體有無邊功德,須以無邊功德成彼佛體,是故資糧亦無邊際。
當說彼少分,敬禮佛菩薩,是諸菩薩等,次佛應供養。
彼諸資糧無邊而智有邊,是以說彼資糧不能無闕,故言當說彼少分敬禮佛、菩薩。

問:應禮佛,以一切眾生中最勝故。何義此中亦禮菩薩?
答:是諸菩薩等次佛應供養故,諸菩薩等從初發心乃至覺場,皆應供養。菩薩有七種:一、初發心;二、正修行;三、得無生忍;四、灌頂;五、一生所繫;六、最後生;七、詣覺場。此等菩薩於諸佛後次應供養,以身、口、意及外物等而供養之。初發心者未得地,正修行者乃至七地,得無生忍者住第八地,灌頂者住第十地,一生所繫者方入兜率陀,最後生者兜率陀處住,詣覺場者欲受用一切智智。於七種菩薩中,初發心菩薩一切眾生皆應禮敬,何況餘者!何以故?深心寬大故,如來教量故。初發心菩薩發菩提心時,於十方分無減,諸佛土無減,諸眾生無減,以慈遍滿發菩提心,若未度眾生我當度之,未解脫者我當解脫,未穌息者我當蘇息,未寂滅者我當寂滅,應聲聞者我當令入聲聞乘中,應獨覺者我當令入獨覺乘中,應大乘者我當令入大乘之中,欲令眾生悉得寂滅,非為寂滅少分眾生。以是深心寬大故,一切眾生皆應禮敬。何者為如來教量?如世尊說:「迦葉!譬如新月,便應作禮,非為滿月。如是,迦葉!若信我者,應當禮敬諸菩薩等,非為如來。何以故?從於菩薩出如來故。」又聲聞乘中亦說:
於彼知法者,若老若年少,應供養恭敬,如梵志事火。
以是故,諸菩薩等次於佛後,皆應供養。如偈說:
紹持佛種者,勝餘少分行,是故諸菩薩,次佛後供養。
慈與虛空等,普遍諸眾生,是故最勝子,次佛後供養。於諸眾生類,大悲猶如子,是故此佛子,次佛後供養。悲心利眾生,無二似虛空,是故無畏者,次佛後供養。一切時如父,增長諸眾生,是故諸菩薩,次佛後供養。猶如地水火,眾生常受用,是故施樂者,次佛後供養。唯為利眾生,捨離自樂因,是故彼一切,次佛後供養。佛及佛之餘,皆從初心出,是故諸菩薩,次佛後供養。

問:尊者已正說資糧教緣起,今應說資糧體。
答:既為菩薩母,亦為諸佛母,般若波羅蜜,是覺初資糧。
以般若波羅蜜是諸菩薩母故,為菩提初資糧。何以故?以最勝故,如諸身根中眼根最勝,諸身分中頭為最勝,諸波羅蜜中般若波羅蜜最勝亦如是。以般若波羅蜜最勝故,為初資糧。又前行故,如諸法中信為前行,諸波羅蜜中般若波羅蜜前行亦如是,以彼陀那若不迴向菩提,則非陀那波羅蜜,如是尸羅等不迴向菩提亦非尸羅等波羅蜜,迴向菩提即是般若,由般若前行故能迴向,以是前行故,諸波羅蜜中般若波羅蜜為菩提初資糧,又是諸波羅蜜三輪淨因體故,以般若波羅蜜為諸波羅蜜三輪淨因體,是故般若波羅蜜為菩提初資糧。三輪淨者,菩薩於般若波羅蜜中行布施時,不念自身,以離取自身故;不念受者差別,以斷一切處分別故;不念施果,以諸法不來不出相故;如是菩薩得三輪淨施。如淨施,淨戒等亦如是,以此般若波羅蜜是彼諸波羅蜜三輪淨因體故,般若波羅蜜為菩提初資糧。又大果故,般若波羅蜜大果勝諸波羅蜜,如經說:
菩提心福德,及以攝受法,於空若信解,價勝十六分。
《鞞羅摩經》中大果因緣,此中應說。以是大果故,般若波羅蜜為菩提初資糧。

問:何故般若波羅蜜得為菩薩母?
答:以能生故。方便所攝般若,生諸菩薩,令求無上菩提,不求聲聞、獨覺。以是生佛體因故,般若波羅蜜為菩薩母。又置於五波羅蜜中故,如言「冥囉膩波低」也。冥為性,囉膩波低為誦,即此性相是為摩多(摩多翻為母,於字聲論中摩多字從冥囉膩波低語中出。冥是摩多體性,囉膩波低是誦摩多義,囉膩波低正翻為置故,以置為母義)。
譬如母生子時,或置床敷,或置地上。般若波羅蜜亦如是,生彼求菩提菩薩時,置於施等五波羅蜜中,以能置求菩提菩薩故,說般若波羅蜜為菩薩母。又以量故,如言茫摩泥也,茫為性,摩泥為誦,即此性相是為摩多(於字聲論中摩多字又從茫摩泥語中出,茫亦是體性,摩泥是誦其義,摩泥正翻為量,故以量為母義)。譬如母生子已,隨時籌量,如是我子,以此食故身增,以此故損減。菩薩亦如是,以般若波羅蜜自量其身,我應如是布施,我應如是持戒等;以是自量因緣故,說般若波羅蜜為菩薩母。又以斟量故,譬如量物有邏薩他,有阿宅迦,有突嚧挐,有佉梨底等(如此間合、升、斗斛之類)斟量諸菩薩亦如是,此初發心,此修行,此得忍等,以斟量因緣故,說般若波羅蜜為菩薩母。又以修多羅中誦故,所謂於諸經中作母名誦,彼等經中有名稱遍諸佛國菩薩,名毘摩羅吉利帝,說伽他言(舊云維摩詰者不正):
般若波羅蜜,菩薩仁者母,善方便為父,慈悲以為女。
復有餘經,亦如是誦,以修多羅量故說般若波羅蜜為菩薩母。

問:何故般若波羅蜜亦為諸佛母?
答:以出生及顯示無障礙智故,過去、未來、現在諸佛,由般若波羅蜜阿含故,煩惱已盡、當盡、今盡,以是出生故,般若波羅蜜為諸佛母;顯示無障礙智者,以過去、未來、現在諸佛世尊顯示無障礙智,皆般若波羅蜜中顯,以是顯示無障礙智故,諸佛亦以般若波羅蜜為母。此中有輸盧迦:
由大悲相應,般若波羅蜜,於無為險岸,佛子能超過。得到無等覺,利攝諸眾生,智度為母故,大人能如是。由得智度故,乃得成佛體,故為諸佛母,勝仙之所說。
何故此名般若波羅蜜?以不與聲聞、獨覺共故,名般若波羅蜜;於上更無所應知故,名般若波羅蜜;此智到一切彼岸故,名般若波羅蜜;此般若波羅蜜餘無能勝故,名般若波羅蜜;三世平等故,名般若波羅蜜;虛空無邊平等故,名般若波羅蜜。如是等勝因緣,如《般若波羅蜜經》中說,故名般若波羅蜜。

問:已略說菩提初資糧,第二資糧今應說。
施戒忍進定,及此五之餘,皆由智度故,波羅蜜所攝。
此中陀那波羅蜜,為第二菩提資糧,以般若前行故,菩薩為菩提而行布施,是故施為第二資糧。於中生他身意樂,因名布施,非為作苦。彼有二種,謂財施、法施。財施亦有二種,謂共識、不共識。共識亦有二種,謂內及外。若施自身支節,若全身施,是為內施;若施男女、妻妾及二足、四足等,是為外施。不共識亦有二種,謂可食、不可食。此有多種,若施身內受用飲食等物,是為可食;若施身外受用香鬘所攝金銀、珍寶、衣服、土田、財物、園池遊戲處等,是為不可食。然可受用法施,亦有二種,謂世間、出世間。若因法施,於流轉中(舊云生死者非正翻名,今改為流轉也。已後諸云流轉者,皆是此義)出生可愛身根境界,是為世間;若因法施果報,越度流轉,是為出世間。彼財施、法施各有二種,謂有著、無著。若為自身,若為資生,若為勝果,悕望相續,以財、法施,是為有著;若為利益安樂一切眾生,若為無障礙智,是為無著。其餘更有無畏施等,亦隨順入財施中。彼二種施果及餘氣(謂津液也),具如大乘經說,此中當略說偈:
飲食及被服,隨須皆布施,亦施花鬘燈,末香與音樂,或施諸美味,藥物及猗枕,養病之所須,并醫人給侍,男女與妻妾,奴婢及倉庫,莊飾諸婇女,隨須皆布施。所有諸寶物,種種莊嚴具,象馬車乘等,妙物盡施之。園林修道處,池井集會堂,土田并雜物,客舍等皆施。若二足四足,若復一洲渚,村落與國都,及王境悉施,施所玩好物,利樂悕須者,為諸眾生依,怖者施無畏,施其所難捨,手足眼耳鼻,亦施心與頭,舉身悉能捨。修行布施時,常於受者所,應生福田想,亦如善眷屬,布施諸果報,具足善聚集,迴向為自他,成佛及淨土。菩薩所行施,正迴向佛體,此菩薩陀那,得名波羅蜜。若彼若此岸,亦無能說者,施果到於彼,說為施彼岸。
今說施主差別:
不貪於愛果,悲故三輪淨,正覺說彼施,是為求菩提。我已作此事,正作當亦作,若作如是捨,傭賃非布施。貪增施果故,隨須即能捨,說為息利人,智念非施主。不貪增益果,唯以悲心施,此名真施主,餘皆是商販。如大雲遍雨,諸處等心施,此名大施主,餘皆是少分。施及施果報,哀愍與須者,施主於眾人,猶如其父母。不念所施物,受者及施者,而常樂布施,此名為施主。若不分別佛,菩提與菩薩,而為菩提施,彼當速成佛。

問:已解釋陀那波羅蜜,今應說尸羅波羅蜜。
答:波羅蜜義如前解釋,尸羅義今當說。以尸羅故,說為尸羅。言尸羅者,謂習近也,此是體相。又本性義,如世間有樂戒、苦戒等;又清涼義,為不悔因,離心熱憂惱故;又安隱義,能為他世樂因故;又安靜義,能建立止觀故;又寂滅義,得涅槃樂因故;又端嚴義,以能莊飾故;又淨潔義,能洗惡戒垢故;又頭首義,能為入眾無怯弱因故;又讚歎義,能生名稱故。
此戒是身、口、意善行所轉生,於中遠離殺生、不與取、欲邪行等,是三種身戒;遠離妄語、破壞語、惡語、雜戲語等,是四種口戒;遠離貪、瞋、邪見等,是三種意戒。如是等身、口、意善行所轉生十種戒,與貪、瞋、癡所生十種惡行為對治。彼十種惡行,下、中、上常習近故,墮於地獄、畜生、閻摩世等。如前數十種善行戒,若不與覺分相應,下、中、上常習近故,隨福上上差別,當得天、人差別;若與覺分相應十種善行戒,上上常習近、多作故,當得聲聞地及菩薩地中轉勝差別。
又此菩薩戒聚,有六十五種無盡,如《無盡意經》中說當知。
又略說有二種戒,謂平等種蒔戒、不平等種蒔戒。平等種蒔戒者,以此善身、口、意積聚故,於生生中種蒔,若界、若富樂、若聲聞、獨覺、若相報、若淨土、若成熟眾生、若正遍覺等,彼皆說名平等種蒔戒;與此相違,名不平等種蒔戒。
復有二種戒,謂有作戒、無作戒。若於有作中有所作者,名有作戒;與此相違名無作戒。

復有九種戒,謂凡夫戒、外道五通戒、人戒、欲界天子戒、色界天子戒、無色界天子戒、諸學無學聲聞戒、獨覺戒、菩薩戒。凡夫戒者,入生處故盡;外道五通戒者,神通退故盡;人戒者,十善業道盡故盡;欲界天子戒者,福盡故盡;色界天子戒者,禪那盡故盡;無色界天子戒者,三摩帝盡故盡;諸學無學聲聞戒者,究竟涅槃故盡;獨覺戒者,闕大悲故盡;菩薩戒者,則無有盡。以此戒能顯明諸戒故,種子相續無盡故,菩薩相續無盡故,如來戒無盡故,以此因緣,菩薩戒者說名無盡。諸菩薩戒,迴向菩提故,說名戒波羅蜜。此中有輸盧迦:
猶如父愛功力子,亦如自身愛壽命,出離有愛戒亦爾,大心健者之所愛。此戒牟尼習近已,解脫於欲離有愛,似烏凡人所棄捨,智者常當愛此戒。此戒利益於自他,令身端嚴離憂乏,此世他世勝莊嚴,是戒智者當所愛。此戒不由於他力,非不可得非乞求,皆因自力而得之,是故上人愛此戒。財物國境并土地,自身肌肉及以頭,皆能捨之不捨戒,為欲淨彼勝菩提。假使從天墜於地,設令自地昇於天,為滿離垢無染地,應當決定不移動。若已滿足戒方便,此時即得第二地,既得離垢清淨地,是時成就心所欲。若復天人修羅世,及畜生中可化者,善知教化方便已,隨念往彼利益之。或以布施攝眾生,或以愛語入其意,或復與其安隱利,或與同事助其力,或在人中為其主,或居天眾而自在,彼彼方便引導之,悉當安置於白法。具足實戒神通故,便能乾竭於大海,世間盡時火增盛,於剎那頃悉能滅,觀於世間種種惱,惱而生病由離親,智者有戒通方便,為世親依示勝道。

問:已解釋尸羅波羅蜜,今應說羼提波羅蜜。
答:此中羼提者,若身、若心受諸苦樂,其志堪忍,不高不下,心無染濁,此名略說羼提。若自在說,則施設為三,謂身住持、心住持、法住持。
於中身住持忍者,謂身所遭苦,若外有心、無心不愛之觸,所生身苦堪忍不計,此名身住持忍。外所生者,謂以食因緣故,起怖、瞋、癡,及蚊虻、蛇、虎、師子、熊等二足、四足、多足,諸有心物無量因緣逼惱於身,或復來乞手、足、耳、鼻、頭、目、支節而割截之,於此惡事,心無悶亂亦無動異,此名身住持忍。又暴風、盛日、寒熱、雨雹擊觸因緣,諸無心物來逼惱時,遍身苦切而能安受,此亦名忍。又內身所起界動因緣故,風黃、痰及起所生四百四病,極為身苦,於逼惱時能忍不計,亦名身住持忍。
於中心住持忍者,若有罵詈、瞋嫌、呵責、毀謗、挫辱、欺誑等不愛語道,來逼惱時,其心不動亦無濁亂,此名心住持忍。又八種世法所觸,謂得利、失利、好名、惡名、譏、譽、苦、樂中,心無高下,不動如山,是名心住持忍。又斷順眠瞋故,無殺害心,無結恨心,無諍心,無訴訟心,自護護他,於眾生中慈心相應,與悲共行起歡喜意,作捨心,此等亦名心住持忍。
於中法住持忍者,於內、於外如實觀察故。外者,謂罵詈、殺害等。罵詈者,聲字和合同時不散,以剎那故,字空故,聲如響故,不可說次第相應義此中無有罵詈,但諸餘凡夫虛妄分別而生瞋怒,若字與聲自性義中知不可得,心則隨順不相違背,平等忍受,此名法住持忍。又於殺害者所,當作是念:『身非害者,身若無心,則如草、木、壁影等故;心亦非害者,以心非色,無所觸礙故,於第一義中無殺害者。』作是觀時,不見殺害,堪能忍之,此名法住持忍。內者,謂觀內法時,作如是念:『色如聚沫,從緣而起,無動作故,不自生故,空故,離我、我所故。受如泡;想如陽焰;行如芭蕉;識如幻,從緣而起,無動作故,不自生故,剎那生滅故,空故,離我、我所故。於中色非我,色非我所;如是受、想、行、識,識非我識,非我所,此等諸法從緣而生,若從緣生則自性無生,若自性無生則無能害者。』如是觀時,若內、若外諸法自性,皆不可得,此名法住持忍。若於身、心法中,作自性觀時,即是順無生忍。
此名略說羼提波羅蜜,如修多羅中具說。此中有聖者頌:
怨親及中人,悲念常平等,瞋因尚無有,何得瞋眾生?善修習常慈,眾生同己體,平等無有二,云何怒眾生?心常捨離瞋,多生於愛喜,健者既無礙,云何與世違?於諸眾生所,常求作利祐,云何起瞋恚,得加眾生惡?世間八法觸,其心不動搖,譬如口吹山,應知彼得忍。深心離諸垢,礙事不能污,如泥泥虛空,應知彼得忍。於身無所愛,於命不亦貪,諸怨悉不能,動其相續志。於非可愛聲,安心猶如響,諸言亦如化,忍心便在手。不於五眾中,取我及命相,身亦非我所,應知彼得忍。若不見於我,及我所自性,便得無生忍,佛子最安隱。

問:已解釋忍波羅蜜,今應說精進波羅蜜。
答:勇健體相,勇健作業等,是為精進。於中諸菩薩等,從初發心乃至究竟覺場,建立一切菩提分,相應身、口、意善業,此名精進波羅蜜。又復若與諸凡夫及學無學聲聞、獨覺等,不共精進,此名精進波羅蜜。精進有三種,謂身、口、意。彼身、口精進,以心精進而為前行,略說有三種福事:若身與福事相應,是身精進;若口與相應,是口精進;若意與相應,是意精進。又於若自利、若利他善中身健行,是身精進;口健行,是口精進;意健行,是心精進。
復有三十二種菩薩精進,謂不斷三寶種精進,成熟無量眾生精進,攝受無量流轉精進,無量供養給侍精進,聚集無量善根精進,出生無量精進精進,善說令眾生歡喜精進,安隱一切眾生精進,隨諸眾生所作精進,於諸眾生中行捨精進,受諸戒學精進,忍力調柔精進,出生諸禪那三摩提三摩帝精進,滿足無著智慧精進,成就四梵行精進,出生五神通精進,以一切佛土功德成已佛土精進,降伏諸魔精進,如法降伏諸外論師精進,滿足十力、無畏等佛法精進,莊嚴身、口、意精進,得度諸有所作精進,害諸煩惱精進,未度者令度、未脫者令脫、未穌息者令穌息、未涅槃者令涅槃精進,聚集百福相資糧精進,攝受一切佛法精進,遊無邊佛土精進,見無量諸佛精進。此諸精進從大悲出,離身、口、意故,住不取不捨故,得不舉不下故,攝不生不起故。如是等三十二法具足已,精進波羅蜜當得清淨滿足。此中亦有聖頌:
彼諸施等波羅蜜,精進之力所成就,是故精進為根本,諸菩薩等得佛身。精進方便求菩提,我念精進勝方便,以其捨離精進已,方便不能作所作。若唯獨有一方便,則無策勤作事業,所作皆是精進作,是故精進勝方便。心有巧力為方便,此心從於精進生,是故諸有所作事,皆以精進為根本。諸論及以工巧等,具精進故到彼岸,是故於諸所作中,精進最為成就者。所有自在及財物,精進之人則能得,是故諸有安樂事,皆以精進為得因。以有殊勝精進故,佛於聲聞為上首,是故此之精進力,最為勝因非餘行。勝上精進勇健者,於地地中雖同地,而彼得最勝上,是故常應起精進。佛在菩提樹下時,以精進故覺菩提,是故精進為根本,得佛身因前已說。

問:已略解釋精進波羅蜜,今應說禪那波羅蜜。
答:禪那者,有四種禪那,謂有覺有觀,離生喜樂,遊於初禪;無覺無觀,定生喜樂,遊第二禪;離喜行捨,念慧受樂,遊第三禪;滅於苦樂,捨念清淨,不苦不樂,遊第四禪。於此四種禪那中,離證聲聞、獨覺地,迴向佛地已,得名禪那波羅蜜。
諸菩薩有十六種禪那波羅蜜,諸聲聞、獨覺之所無有。何者十六種?謂不取實禪,不著味禪,大悲攀緣禪,三摩地迴轉禪,起作神通禪,心堪能禪,諸三摩帝禪,寂靜復寂靜禪,不可動禪,離惡對禪,入智慧禪,隨眾生心行禪,三寶種不斷禪,不退墮禪,一切法自在禪,破散禪。如是等十六種,是為禪那波羅蜜。
不取實禪者,為滿足如來禪故;不著味禪者,不貪自樂故;大悲攀緣禪者,示現斷諸眾生煩惱方便故;三摩地迴轉禪者,攀緣欲界為緣故;起作神通禪者,欲知一切眾生心行故;心堪能禪者,成就心自在智故;諸三摩帝禪者,勝出諸色無色界故;寂靜復寂靜禪者,勝出諸聲聞、獨覺三摩帝故;不可動禪者,究竟後邊故;離惡對禪者,害諸熏習相續故;入智慧禪者,出諸世間故;隨眾生心行禪者,度諸眾生故;三寶種不斷禪者,如來禪無盡故;不退墮禪者,常入定故;一切法自在禪者,諸業滿足故(第十六破散禪本闕,不解)。
又念淨、慧淨、趣淨、慚淨、持心希望淨、迴向菩提淨、根淨、無依淨、不取實淨、起作神通淨、心堪能淨、身遠離淨、內寂靜淨、外不行淨、有所得見淨、無眾生無命無人淨、三界中不住淨、覺分門淨、離翳光明淨、入智慧淨、因果不相違淨、業思惟忍淨、開胞藏相智淨、攝方便前巧淨、菩提場障礙淨、不著聲聞獨覺淨、安住禪那出生光明淨、佛三摩地不散亂淨、觀自心行淨、知諸眾生各各根如應說法淨(本闕二淨)。彼十六種禪那波羅蜜由此三十二淨故得清淨,得入如來地。此中有輸盧迦:
若彼十六種,及三十二淨,與禪度相應,是為求菩提。到禪那彼岸,善知禪那業,智者五神通,出生不退墮。諸色無有盡,通達其實性,亦以勝天眼,普見諸色相。雖以淨天耳,遠聞諸音聲,智者通達知,聲非可言說。所有眾生心,觀其各各相,諸心猶如幻,了知其自性。眾生宿世住,如實能念知,諸法無過去,亦知其自性。往詣俱知土,見土具莊嚴,土相如虛空,了知其實性。眾生諸煩惱,皆以亂心生,是故勝智者,廣修諸禪定。

問:所解釋禪那波羅蜜者,略說已竟,今應次第說般若波羅蜜。
答:般若波羅蜜者,如前解釋,為初資糧中已說,我今更釋其相。如先偈說:
施戒忍進定,此五種之餘,彼諸波羅蜜,智度之所攝。
此餘有四波羅蜜,謂善巧方便波羅蜜,願波羅蜜,力波羅蜜,智波羅蜜等。此四波羅蜜,皆是般若波羅蜜所攝。般若波羅蜜者,若佛世尊於菩提樹下,以一念相應智覺了諸法。
是般若波羅蜜又是無礙相,以無身故;無邊相,等虛空故;無等等相,諸法無所得故;遠離相,畢竟空故;不可降伏相,無可得故;無句相,無名身故;無聚合相,離來去故;無因相,離作者故;無生相,生無有故;無去至相,離流轉故;無散壞相,離前後際故;無染相,不可取故;無戲論相,離諸戲論故;無動相,法界自體故;無起相,不分別故;無量相,離量故;無依止相,依止無有故;無污相,不出生故;不可測相,無邊際故;自然相,知諸法自性故。
又般若波羅蜜是聞慧相,及正思惟入:彼聞慧相,有八十種,謂樂欲等;正思惟入,有三十二種,謂安住奢摩他等。又般若波羅蜜不與十六種宿住等無明俱。如是等般若波羅蜜相,隨量已說,若具說者乃有無量。
此般若波羅蜜所攝方便善巧波羅蜜中,有八種善巧:所謂眾善巧,界善巧,入善巧,諦善巧,緣生善巧,三世善巧,諸乘善巧,諸法善巧。此中善巧波羅蜜無有邊際,又復隨於何等生趣,以何等行相,為菩提故,得自增長善根及調伏眾生,於彼彼生、於趣彼彼行中,此一切處凡所應作種種方便,諸大人等所分別說。我今說彼經中微滴之分。若已作、今作微少之善,能令滋多,能令無量,此為方便;不自為己唯為眾生,此為方便;唯以陀那令諸波羅蜜滿足,此為方便。如是以尸羅攝諸生處,以羼提莊嚴身、口、心為於菩提,以毘梨耶安住精進,以禪那不退於禪,以般若捨離無為,以慈為作依護,以悲不棄流轉,以喜能忍不喜樂事,以捨發起諸善,以天眼攝取佛眼,以天耳滿足佛耳,以他心智知各各根,以宿住念知三世無礙,以自在通得如來自在通,以入眾生心欲知諸行相。已度還入,無染而染,捨擔更擔,無量示量,最勝現劣,以方便故涅槃相應而墮在流轉。雖行涅槃不畢竟寂滅,現行四魔而超過諸魔,達四諦智及觀無生,而不入正位,雖行憒而不行順眠煩惱,雖行遠離而不依身心盡,雖行三界而於界中不行世諦,雖行於空而一切時求佛法,雖行無為而不於無為作證,雖行六通而不盡漏,雖現聲聞、獨覺威儀而不捨樂欲佛法;如是等巧方便波羅蜜中所有教化眾生方便,彼等方便,是菩薩教化巧方便住處應知。此中有輸盧迦:
畜生道中諸苦惱,地獄餓鬼生亦然,於流轉中相應受,眾生種種諸過惡。此等苦聚不能障,於眾生處起哀愍,諸佛便說彼菩薩,一切世間無礙悲。論中若有善該綜,眾多別人所作業,工巧等明及餘事,皆以愛語授與之。戒財聞修寂調等,以此功德攝化他,攝已復令常相續,勝仙說為住善道。或現女身化男子,令其調伏而受教;或現男身化女人,令其調伏而受教;若不厭於染境樂,愍其無道令入道,隨眾生門種種化,極逼惱處亦不捨。或有信解於無我,及知諸法離自性,是人未離世間法,但作如此觀察轉。於業及果生信順,而有無邊諸苦事,當於受彼苦果時,不喜諸苦所逼切。若於聲聞出家者,便置安隱寂靜處,或復置於緣覺道,或置十種妙力乘,令其當得正覺乘,或得寂靜及天趣。若應觀察現見果,如其所作正安置,如是從初至究竟,丈夫難事皆能為。依彼種種巧方便,捨離一切愛不愛,此乘諸佛所讚歎,百千功德而莊嚴,能生世間極淨信,以說勝妙善道故。於緣覺乘聲聞乘,及以天世諸乘中,皆以十善而成熟,亦於人乘成熟人。
已解釋善巧方便波羅蜜,我今當說願波羅蜜。
諸菩薩最初有十大願:
所謂供養給侍諸佛無餘,是第一大願。
於彼佛所持大正法,攝受正覺,普護正教,是第二大願。
諸世界中諸佛出興,始從住兜率宮乃至退墮、入胎、住胎、初生、出家、證正覺、請轉法輪、入大涅槃,皆往其所受行供養,初不捨離,是第三大願。
諸菩薩行曠大無量,不雜諸波羅蜜所攝善淨諸地,出生總分、別分、同相、異相、共轉、不共轉等諸菩薩行。如實如十地道說,修治波羅蜜教誡教授,授已住持,發起出生如是等心,是第四大願。
無餘眾生界,有色、無色、有想、無想、卵生、胎生、濕生、化生,三界同入,六趣共居,諸生順去,名色所攝,無餘眾生界皆悉成熟,令入佛法,斷除諸趣,安立於一切智智,是第五大願。
無餘諸世界曠大無量,若細、若、若橫、若倒、若平住等,同入、共居、順去,十方分分猶如帝網,入於分分以智順行,是第六大願。
一切土即一土,一土即一切土,平等清淨無量國土,普皆莊嚴,離諸煩惱,淨道具足無量智相,眾生充滿入佛上妙境界,隨眾生心示現令其歡喜,是第七大願。
為與諸菩薩同一心故,為不共善根聚集故,為與諸菩薩同一攀緣常不離菩薩平等故,為發起自心入如來威神故,為得不退行神通故,為遊行諸世界故,為影到諸大眾論故,為自身順入諸生處故,為具足不思議大乘故,為行菩薩行故,是第八大願。
為昇不退轉行菩薩行故,為身、口、意業不空故,即於見時令決定佛法故,為即出一音聲時令入智慧故,為即於信時令轉煩惱故,為得如大藥王身故,為行諸菩薩行故,是第九大願。
為於諸世界中正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,為於一毛道中及餘一切毛道中皆現出生、坐道場、轉法輪、大般涅槃故,為以智慧入佛大境界威神故,為於一切眾生界如其深心佛應出時開悟令得寂靜而示現故,為正覺一法一切法悉涅槃相故,為出一音聲令諸眾生心歡喜故,為現大涅槃而不斷行力故,為現大智慧地安立諸法故,為以佛境界法智神通普遍諸世界故,是第十大願。
如是等大欲大出生十大願為首。滿此十大願已,建立菩薩阿僧祇百千餘願,得住菩薩歡喜地。此名願波羅蜜。
已解釋願波羅蜜,我今當說力波羅蜜。此中略說諸菩薩有七種力,謂福報生力,神通力,信力,精進力,念力,三摩提力,般若力。
福報生力者,如十小象力當一龍象力,十龍象力當一香象力,十香象力當一大香象力,十大香象力當一大力士力,十大力士力當一半那羅延力,十半那羅延力當一那羅延力,十那羅延力當一大那羅延力,十大那羅延力當一過百劫菩薩力,十過百劫菩薩力當一過百千劫菩薩力,十過百千劫菩薩力當一得忍菩薩力,十得忍菩薩力當一最後生菩薩力。住此力已,菩薩即於生時能行七步。十最後生菩薩生時力,乃當菩薩少年時力。菩薩住此力已,趣菩提場成等正覺。得正覺已,以過百千功德力故,成就如來正遍知一種處非處力。如是等十力成就,此名諸佛、菩薩及餘少分眾生福報生力。
神通力者,謂四神足善修多作已,以此希有神通力故,得調伏諸眾生等,彼以希有神力,顯現若色、若力、若住持等,若諸眾生應以此色像得調伏者,即以此色像於彼彼眾生所,示現或佛色像,或獨覺色像,或聲聞色像,如是或釋、梵、護世、轉輪王等色像,若復諸餘色像,乃至畜生色像,為調伏眾生故,示現如是色像。若有多力、憍慢、瞋怒、兇惡、自高眾生,應以此力得調伏者,即現此力,或大力士力,或四分那羅延力,或半那羅延力,或一那羅延力。以此力故,須彌山王高十六萬八千踰闍那,寬八萬四千踰闍那,以三指舉取,如舉菴摩勒果擲置他方世界,而四天王天及三十三天等無所嬈惱,於菩薩力亦不減損。
又此三千大千世界雖復寬曠,從於水界乃至有頂,置之手掌,經劫而住,於諸神通道具足、示現如是等力。若有憍慢、增上慢、瞋怒、兇惡、自高眾生,說法調伏,令離憍慢、增上慢、瞋怒、兇惡等。彼得如是神足住持智已,以此住持智有所住持,隨意皆得。若以大海為牛,即成牛;若以牛為大海,即成大海;若以劫燒為水聚者,即成水聚;若以水聚為火聚者,即成火聚;若以火聚為風聚者,即成風聚;若以風聚為火聚者,即成火聚。如是若以此住持,隨所住持下、中、上法,既住持已,無有人能震動、隱沒,所謂若釋、若梵、若魔及餘世間同法者,除佛世尊,於眾生類中,無有眾生於菩薩所住持法震動、隱沒,以住持力故,為彼種種勝上喜踊尊敬眾生說法,彼神足力高出自在,過魔煩惱,入佛境界,覺諸眾生,聚集宿世善根資糧,魔及魔身天等不能障礙。此名菩薩神通力。
信力者,於佛、法、僧及菩薩行中,信解一向不可沮壞。若惡魔作佛身來,隨於何法欲壞其信,菩薩以信解力故,彼不能動菩薩信力。此名信力。
精進力者,菩薩若發起精進,與彼彼善法相應時,於彼彼處得牢固力,隨所受行若天、若人不能動壞令其中止。此名精進力。
念力者,住彼彼法處其心安止,諸餘煩惱不能散亂,以念力持故破諸煩惱,彼諸煩惱不能破壞菩薩所念。此名念力。
三摩提力者,於憒中行遠離行,諸有音聲及語道所出,不為聲刺障礙初禪,行善覺觀不礙二禪,生於愛喜不礙三禪,成熟眾生攝受諸法未曾捨廢不礙四禪。如是遊四種禪,諸禪惡對不能破壞,雖遊諸禪,而不隨禪生。此名菩薩三摩提力。
般若力者,謂世、出世法中不可壞智,於生生中不由師教,諸所作業工巧明處,乃至世間最勝難作難忍,菩薩皆得現前。若出世法救度於世,菩薩智慧隨順入已,彼天、人、阿修羅眾不能破壞。此名般若力。
如是等菩薩七力已略解說,若欲具演,無有邊際。此名菩薩力波羅蜜。
已解釋力波羅蜜,我今當說智波羅蜜。
此中若世間所行書論、印、算數等,及界論(謂風黃、痰、等性)、方論(謂醫方論)──治諸乾痟、顛狂、鬼持等病,破諸蠱毒,又作戲笑所攝、文章談謔等,令生歡喜,出生村城、園苑、陂湖、池井、華果、藥物及林叢等,示現金、銀、摩尼、琉璃、貝(石白如貝)、玉、珊瑚等寶性,入於日月薄蝕、星宿地動、夢怪等事,建立相諸身分支節等。知於禁戒行處、禪那神通、無量無色處,及餘正覺相應、利樂眾生等彼岸。
又復知諸世界成、壞,隨世界成,隨世界壞,皆悉了知。又知業集故世界成,業盡故世界壞。知世界若干時成住,知世界若干時壞住。知諸地界、水界、風界、火界,若大、若小、若無量等差別,知極細微塵,亦知所有微塵聚集、微塵分散,知世界中所有地微塵數,如是亦知水、火、風等微塵數,知所有眾生身微塵數、國土身微塵數,知諸眾生身、細身差別,乃至亦知微塵合成地獄、畜生、餓鬼、阿修羅、天、人等身,知欲、色、無色界成壞,及知彼小大無量等差別。
知眾生身中業身、報身、色身;知國土身中小大、染淨,及撗住、倒住、平住等方網差別;知業報身中差別名字身;知聲聞、獨覺、菩薩身中差別名字身;知如來身中正覺身、願身、化身、住持身、形色相好莊嚴身、威光身、意念身、福身、法身;知智身中若善分別、若如理思惟、若果相應攝、若世、出世、若安立三乘、若共法不共法、若出世道非出世道、若學無學;知法身中平等不動,安立世諦處所名字,安立眾生非眾生法,安立佛、法、聖眾;知虛空身中無量身入,一切處非身真實無邊無色身差別,得出生如是等身智。
又得命自在心自在、眾具自在、業自在、願自在、信解自在、神通自在、智自在、生自在、法自在。得如是等十自在已,為不思議智者、無量智者、不退智者。
如是等智,有八萬四千行相,是菩薩所知智波羅蜜。
如是隨分解釋智波羅蜜,若欲具演,唯佛世尊乃能解說。
此六波羅蜜,總菩提資糧,猶如虛空中,盡攝於諸物。
如所解釋六波羅蜜中,總攝一切菩提資糧。譬如虛空,行住諸物,有識、無識悉攝在中。如是其餘聞資糧等,諸資糧攝在六波羅蜜中,同相無異應知。
復有餘師意,諸覺資糧者,實捨及寂智,四處之所攝。
又一論師作是念:一切菩提資糧皆實處、捨處、寂處、智處所攝。實者,不虛誑相,實即是戒,是故實為尸羅波羅蜜。捨即布施,是故捨處為陀那波羅蜜。寂者,即心不濁,若心不濁,愛、不愛事所不能動,是故寂處為羼提波羅蜜及禪那波羅蜜。智處還為般若波羅蜜。毘梨耶波羅蜜遍入諸處,以無精進則於諸處無所成就,是故毘梨耶波羅蜜成就諸事。是故一切資糧皆入四處攝。

問:如經說:以慈資糧得無礙心,以捨資糧得斷憎愛。於中慈悲有何差別?
答:大悲徹骨髓,為諸眾生依,如父於一子,慈則遍一切。
若入生死嶮道,墮地獄、畜生、餓鬼諸趣,在惡邪見網,覆愚癡稠林,行邪徑非道,猶如盲闇,非出離中見為出離,為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苦、惱諸賊執持,入魔意稠林,去佛意遠者。菩薩大悲,穿於自身、皮、肉及筋,徹至骨髓,為諸眾生而作依處,令此眾生得度如是生死曠野、險難、惡路,置於一切智城、無畏之宮。譬如長者唯一福子而遭病苦,愛徹皮肉入於骨髓,但念何時得其病愈?悲亦如是,唯於苦眾生中起;慈者遍於一切眾生中起。又復慈故,於諸眾生得無礙心;悲故,於生死中無有疲厭。又慈於善人中生,悲於不善人中生。又菩薩慈增長故,不著己樂,則生大慈;悲增長故,捨諸支節及命,則生大悲。
若念佛功德,及聞佛神變,愛喜而受淨,此名為大喜。
若念佛功德者,於中何者是佛功德?謂諸佛世尊無量百千俱致劫中,聚集善根故,不護身、口、意業故,五種應知中斷疑故,四種答難中無失故,三十七助菩提法教授故,十二分緣生中因緣覺故,教九教故,四種住持具足故,得四無量故,滿足六波羅蜜故,說菩薩十地故,出世五眾成滿故,四無畏、十力、十八不共佛法具足故,無邊境界故,自心自在轉故,無厭足法故,得如金剛三摩地故,不虛說法故,無能壞法故,世間導師故,無能見頂故,無與等故,無能勝故,不可思議法故,得大慈、大悲、大喜、大捨故,百福相故,無量善根故,無邊功德故,無量功德故,無數功德故,不可分別功德故,希有功德故,不共功德故,如是等名念佛諸功德。聞諸佛神變者,於中諸佛世尊為教化諸眾生故,起神通變現,隨所應度眾生,隨眾生身,隨其形量長短寬狹,隨其色類種種差殊,隨其音聲清淨分別,諸佛世尊以種種希有神通,如其所行,如其信欲,以彼彼方便差別神變,而教化之。聞此事已,愛喜受淨,名為大喜。於中若心勇悅名愛,愛心遍身名喜,喜心覺樂名受,於受樂時念正覺者大神通德其心不濁名淨。彼心淨時喜意充滿,名為大喜。彼登少分乘者雖亦有喜,以不共故得大喜名。

問:菩薩應捨眾生,為不應捨?
答:菩薩於眾生,不應得捨棄,當隨力所堪,一切時攝受。
菩薩摩訶薩常念利樂諸眾生等,若為貪、瞋、癡所惱,行於慳、破戒、恚恨、懈怠、亂心、惡智之道,入於異路,此等眾生所不應捨,於一切時說施、戒修,隨力所能應當攝受,不應捨棄。
菩薩從初時,應隨堪能力,方便化眾生,令入於大乘。
此登大乘菩薩於眾生中隨所堪能,從初應作,如前方便波羅蜜中所說方便,應當精勤以諸方便教化眾生,置此大乘。

問:何故菩薩但以大乘教化眾生,不以聲聞、獨覺乘也?
答:化沙眾生,令得羅漢果,化一入大乘,此福德為上。
若教化河沙等眾生,得阿羅漢果,此大乘福勝過彼聲聞等乘教化福,以種子無盡故。此所有種子,能為餘眾生等,作菩提心方便,亦以出生聲聞、獨覺故,此福勝彼。此福勝者,大乘於聲聞、獨覺乘為上故。又菩提心有無量無數福德故,又由大乘三寶種不斷故,是故欲求大福,應以大乘教化眾生,不以餘乘。

問:諸摩訶薩豈唯以大乘教化眾生,不以聲聞、獨覺乘耶?
答:教以聲聞乘,及獨覺乘者,以彼少力故,不堪大乘化。
若中、下意眾生捨利他事,闕於大悲,不堪以大乘化者,乃以聲聞、獨覺乘而化度之。

問:若有眾生不可以三乘化者,於彼應捨,為不捨也?
答:聲聞獨覺乘,及以大乘中,不堪受化者,應置於福處。
若有眾生,喜樂生死,憎惡解脫,不堪以聲聞、獨覺及大乘化者,應當教化置於梵乘四梵行中;若復不堪梵乘化者,應當教化置於天乘十善業道及施等福事中,不應捨棄!

問:若有眾生喜樂世樂,於三福事無力能行,於彼人所當何所作?
答:若人不堪受,天及解脫化,便以現世利,如力應當攝。
若有眾生,專求欲樂不觀他世,趣向地獄、餓鬼、畜生,不可教化令生天解脫者,亦當愍彼智如小兒,如其所應,現世攝受,隨己力能,以施等攝之,愍而不捨。

問:若菩薩於此似小兒相諸眾生所,無有方便可得攝化,當於彼人應何所作?

答:菩薩於眾生,無緣能教化,當起大慈悲,不應便棄捨。
若菩薩於喜樂罪惡可愍眾生中,無有方便能行攝化,菩薩於彼當起子想,興大慈悲,無有道理而得捨棄。

問:已說於眾生中應須攝受,未知攝受方便云何?
答:施攝及說法,復聽聞說法,亦行利他事,此為攝方便。
諸菩薩為攝受眾生故,或以布施為攝方便,或受他所施,或為他說法,或聽他說法,或行利他,或以愛語,或以同事,或說諸明處,或教以工巧,或示現作業,或令病者得愈,或救拔險難,如是等名為攝受眾生方便,當以此諸方便攝受眾生,不應棄捨。

問:以如是等攝受方便,攝眾生已成就何利?
答:所作益眾生,不倦不放逸,起願為菩提,利世即自利。
此中菩薩作願利益世間者,發如是意:「凡利世間事,我皆應作!」立此誓已,於諸眾生所作事中,不應疲倦,不應放逸。又當作是念:「若利世間即是自利。」是故菩薩於利樂眾生因緣,不應棄捨。

問:已說菩薩常應利樂眾生,不應行捨,於諸法中為捨、不捨?
答:入甚深法界,滅離於分別,悉無有功用,諸處自然捨。
法界者,即是緣生,是故先說:如來若出不出,此法界法性常住。所謂緣生,又如先說:阿難陀!緣生甚深,證亦甚深。是故入此甚深法界菩薩,滅一切有、無等二邊。攝取方便智已,即斷諸動念戲論分別,離諸取相,諸心、意、識行處皆不復行,乃至行佛行、菩提行、菩薩行、涅槃處,皆亦不行,則於諸法無復功用,於諸法中心得寂靜、大寂靜,無復分別。是名第一義捨。此即菩薩無分別也。
已說出世間捨,我今當說世間捨。
利名讚樂等,四處皆不著,反上亦無礙,此等名為捨。
於利養、名聞、讚歎、安樂等中無所繫著,與此相反,無利無名毀苦等中,亦不退礙,捨離愛、憎處中而住,無復分別。此名第二說世間捨。

問:若菩薩於諸法中,作第一義捨者,為菩提故,如然頭衣,如是勤行云何可得?
答:菩薩為菩提,乃至未不退,譬如燃頭衣,應作是勤行。
雖於諸法應如是捨,而菩薩決定修行如然頭衣,乃至未得不退轉菩提菩薩,為菩提故應當勤行。於中菩薩有五種不退菩提因緣應知。何者為五?如《華聚》等經中說:若聞具足大願諸菩薩及佛世尊名號故,是為第一因緣;若願生彼佛世尊國土故,是為第二種因緣;受持及說般若波羅蜜等深經故,是為第三因緣;修習現前住等三摩提及隨喜得者故,是為第四因緣;此四因緣說未得忍菩薩不退轉,若此菩薩住菩薩不動地已,得無生忍,說為究竟決定不退轉,是為第五因緣。

問:若此四種因緣中,隨以一因緣菩薩得不退轉者,先說如然頭衣,應當勤行彼云何成?
答:然彼諸菩薩,為求菩提時,精進不應息,以荷重擔故。
雖復四因緣中,隨一因緣菩薩皆得不退,而精進不應休息,由先作是言:「我當令諸眾生皆得涅槃!」以荷如是重擔故,於其中間精進不息。

問:何故於其中間精進不得休息?
答:未生大悲忍,雖得不退轉,菩薩猶有死,以起放逸故。
於四因緣中隨何因緣得不退轉菩薩,彼未生大悲,乃至未得無生忍,於其中間受業力死生者,由入放逸故;是以菩薩應當勤行,如然頭衣,為得無生忍故,於其中間精進不息。

問:菩薩復有何死?
答:聲聞獨覺地,若入便為死,以斷於菩薩,諸所解知根。
如前所說四種因緣,隨何因緣得不退轉?此菩薩未有大悲,未得忍,未過聲聞、獨覺地,或以惡友力怖生死苦故,或受生中間故,或劫壞時間瞋嫌菩薩、毀謗正法故,失菩提心,起聲聞、獨覺地心已,或於聲聞解脫、若獨覺解脫作證,彼斷菩薩根──所謂大悲。是以諸菩薩及佛世尊,名為說解知死。

問:此應思量菩薩,為畏住泥犁,為畏墮聲聞、獨覺地?
答:假使墮泥犁,菩薩不生怖,聲聞獨覺地,便為大恐怖。
菩薩設住泥犁,與無數百千苦俱,不比墮聲聞、獨覺地怖畏。

問:何故如此?
答:非墮泥犁中,畢竟障菩提,聲聞獨覺地,則為畢竟障。
設入泥犁,於正覺道不能作畢竟障礙,住泥犁時,乃至惡業盡邊,於菩提道暫為障礙。菩薩若墮聲聞、獨覺地,則畢竟不生故,聲聞、獨覺地於正覺道乃為障礙。由是義故,菩薩入於泥犁,不比墮聲聞、獨覺地怖畏。

問:其怖如何?
答:如說愛壽人,怖畏於斬首,聲聞獨覺地,應作如是怖。
經中佛世尊作如是說:「如愛壽人怖畏斬首,菩薩欲求無上菩提,怖畏聲聞、獨覺地,亦應如此。」是故菩薩雖入泥犁,不比墮聲聞、獨覺地怖畏。

問:已說未得無生忍諸菩薩障礙法,此菩薩云何得無生忍?
答:不生亦不滅,非不生不滅,非俱不俱說,空不空亦爾。
此中菩薩觀緣生時作是念:有緣生法但施設,如無生中有生,是故生者自體不成;自體不成故,生則非有。如生,自體非有,彼滅為二,二俱無體;如生、滅,彼不生、不滅為二,亦二俱無體;彼生、滅二種中,生不生、滅不滅亦不有互相違故。空亦如是,如有者無自體故,彼不空及空不空亦爾。
問:若作是念「以緣生故諸法無自體者」,何故復作是念「亦無有緣生法」?
答:隨何所有法,於中觀不動,彼是無生忍,斷諸分別故。
如是菩薩如實觀緣生時,得離諸法自體見。離自體見故,即斷取法自體。得斷取法自體時作是念:「非無內外法,而無法自體。雖有緣生法,但如葦束、幻夢。若法從緣生,彼自體不生。」作是觀已,若沙門、若波羅門所不能動,而不取證。彼以樂觀無生法,斷諸分別故,說名無生忍。此菩薩即住菩薩不動地。偈言:
既獲此忍已,即時得授記,汝必當作佛,便得不退轉。
得此無生忍故,即於得時非前非後,諸佛現前,授記作佛:汝於來世,於爾所時某世界某劫中,當為某如來應正遍知。此名菩薩不退轉。

問:從住初地乃至七地諸菩薩,皆決定向三菩提。何故不說為不退轉,唯說住不動地菩薩為不退轉?
答:已住不動諸菩薩,得於法爾不退智,彼智二乘不能轉,是故獨得不退名。
此謂所有信等出世間善根,諸聲聞、獨覺乃至住第七地菩薩,不能障礙令其退轉,故名不退轉,非餘十種菩薩為三菩提於諸法中不退轉也。
已說不退轉因緣,此中又得殊勝授記。大乘中說四種授記,謂未發菩提心授記,共發菩提心授記,隱覆授記,現前授記。是為四種授記。
於中未發菩提心授記者,其人利根,具增上信,諸佛世尊以無礙佛眼觀已,而為授記。共發菩提心授記者,成熟善根,種菩提種,先已修習,其根猛利,得增上行,但欲解脫諸眾生故,即發心時入不退轉,無墮落法,離八不閑(謂八難也)。此人或聞自授記,於六波羅蜜不發精進,如其不聞,更發精進;為令不聞,欲使他人聞其授記斷疑心故,佛以威神隱覆授記。若菩薩成熟出世五根,得無生忍,住菩薩不動地,彼即現前授記。是為四種授記。彼得無生忍菩薩已決定故,諸佛世尊現前授記。又別有密意授記,以為第五。
如《法華經》說:
我等皆隨喜,大仙密意語,如授記聖者,無畏舍利弗,我等亦當得,成佛世無上,復以密意語,說無上正覺。
以何義故,說此別語授記?有論師說:為令未入決定聲聞乘者發菩提心故。又已發菩提心初業菩薩等,畏流轉苦,欲於聲聞涅槃取滅度者,為令牢固菩提心故。又有異佛土菩薩於此聚集,授記時到,以相似名為彼授記故。諸師如是分別別語授記,於中實義唯佛世尊乃能知之。
菩薩乃至得,諸佛現前住,牢固三摩提,不應起放逸。
諸佛現前三摩提得已而住者,謂現在諸佛現其前住三摩提也。三摩提者,平等住故。菩薩乃至未得此三摩提,其間不應放逸,以未得三摩提,菩薩猶墮惡趣,未離不閑故。是故為得此三摩提,不應放逸。若得三摩提,彼諸怖畏皆得解脫。
此三摩提有三種,謂色攀緣,法攀緣,無攀緣。於中若攀緣如來形色相好莊嚴身而念佛者,是色攀緣三摩提;若復攀緣十名號、身十力、無畏、不共佛法等無量色類佛之功德而念佛者,是法攀緣三摩提;若復不攀緣色,不攀緣法,亦不作意念佛,亦無所得,遠離諸相空三摩提,此名無攀緣三摩提。於中初發心菩薩,得色攀緣三摩提;已入行者,法攀緣;得無生忍者,無攀緣。此等名得決定自在故。
諸佛現前住,牢固三摩提,此為菩薩父,大悲忍為母。
此所說三種現在佛現前住三摩提,攝諸菩薩功德及諸佛功德故,說名諸菩薩父。大悲者,於生死流轉中,不生疲倦故。又於聲聞、獨覺地險岸,護令不墮故,說名為母。忍者,得忍菩薩於諸流轉苦及諸惡眾生中不厭流轉,不捨眾生及菩提;以不生厭,是故此忍又為諸菩薩母。更有別偈說:
智度以為母,方便為父者,以生及持故,說菩薩父母。
以般若波羅蜜生諸菩薩法故,佛說般若波羅蜜為菩薩母。諸菩薩法從般若波羅蜜生已,為巧方便所持,不令趣向聲聞、獨覺地險岸。以是持菩提故,說巧方便為菩薩父。

問:菩薩以幾許福能得菩提?
答:少少積聚福,不能得菩提,百須彌量福,聚勝乃能得。
菩提者,謂一切智智。彼智與應知等,應知與虛空等。虛空無邊故,應知亦無邊。以有邊福不能得無邊智,是故少少積聚福,不能得菩提。云何得百須彌量福?聚集乃能得。

問:若如是者,百須彌量福聚無有故,亦無一人能得菩提?
答:雖作小福德,此亦有方便,於諸眾生所,應悉起攀緣。
若此菩薩雖作小福,以有方便成大福聚,或以飲食捨與眾生,或以華、香、鬘等奉如來像。彼諸福德,於一切世界所攝諸眾生所,悉作攀緣:「我以此福,令諸眾生皆得無上正覺!復以此福與諸眾生共之!如是等福共諸眾生迴向菩提!」是名菩薩方便。如是迴向,其福得成無量無數無邊。以是故,彼一切智智雖是無邊,還以此相無邊福故能得。復有別義:
我有諸動作,常為利眾生,如是等心行,誰能量其福?
菩薩於晝及夜,常起如是心行:「若我所有動作善身、口、意,皆為度諸眾生故,脫諸眾生故,穌息諸眾生故,寂滅諸眾生故起,及為令眾生滿足一切智智、得至一切智智故!」彼如是具足大悲,安住善巧方便,所有福聚唯除諸佛,何人能量?是故具此福者能得菩提。

問:何故此福復是無量?
答:不愛自親屬,及與身命財,不貪樂自在,梵世及餘天,亦不貪涅槃,為於眾生故,此唯念眾生,其福誰能量?
此中菩薩行六度行時,於己男女及與親屬,若金、銀等財,若自壽命,若支節分,若具足身,若身、心樂,若天、人自在,若梵身天,若無色天,乃至涅槃,為眾生故皆亦不愛,唯於眾生愍念不捨:「我當何為令此眾生小兒凡夫無智翳膜所覆盲者,脫三界獄,安置常樂涅槃無畏城中?」如是菩薩行利樂事,於諸眾生無因而愛,所有福德何人能量?又偈言:
無依護世間,救護其苦惱,起如是心行,其福誰能量?
此菩薩常以大悲,作如是念:「今此世間無救無護,遍行六趣,入三苦火,無有歸依,此彼馳走,身、心諸病常有苦惱。無依護者,我當與作依處,救其身、心所受諸苦!」起此心行,所有福德何人能量?
智度習相應,如搆牛乳頃,一月復多月,其福誰能量?
此般若波羅蜜能生諸佛、菩薩,及成就諸佛、菩薩法。菩薩若於搆牛乳頃思惟修習,彼之福聚尚無有量,何況若一日夜、二日夜、三日夜,乃至七日夜、半月、一月,若復多月修習相應,所有福聚何人能量?
佛所讚深經,自誦亦教他,及為分別說,是名福德聚。
甚深者,謂甚深經,與空相應,出於世間,彼是甚深。又復分別緣生故。緣生者,即是法;法者,即是如來身。彼與如來身相應者,是甚深經,諸佛世尊之所讚歎,若自誦、若教他誦,若為他解說無希望心,但欲不隱沒如來身故。如來身者即是法身,欲令久住故,彼所有福誰能得量?
令無量眾生,發心為菩提,福藏更增勝,當得不動地。
此有善巧方便菩薩,先以四攝事攝諸眾生。知彼眾生受我言已,然後教令發菩提心。如是具足善巧方便菩薩,令諸眾生發菩提心,彼所有福無人能量。以無量故,又令諸眾生發菩提心故,福藏更為增勝。言福藏者,福無盡故,以能至無盡故不可盡。不動地者,以不可動故,名不動地。此中菩薩令他發菩提心故,於生生中菩提心不動不失。以令他發菩提心故,此心即為不動地因。
隨轉佛所轉,最勝之法輪,寂滅諸惡刺,是菩薩福藏。
如佛世尊於婆囉奈城仙人住處鹿林中,轉法輪已,於彼最勝法輪隨順而轉,亦為福藏。此隨順轉有三種因緣,謂於如來所說深經與空相應,出於世間,若持、若說及順法、行法,若於如是等經持令不失,是為第一隨順轉法輪;為有根器眾生,分別演說,是為第二隨順轉法輪;如彼經中所說,依法修行,是為第三隨順轉法輪。寂滅諸惡刺者:佛教惡刺,所謂外道邪見及以惡魔欲界自在,憎惡解脫。若四眾中或有異人,非法說法,非律說律,非師教說師教,是為佛教內惡刺。應當如法折伏彼等,摧慢破見,令法熾然,此名寂滅諸惡刺。以寂滅惡刺,故名為菩薩福藏。
為利樂眾生,忍地獄大苦,何況餘小苦!菩提在右手。
若菩薩著牢固鎧,常為利樂眾生,發精勤意,於一眾生為令解脫故,雖住阿毘至大地獄中,經劫辛苦,堪忍不動,況餘小苦!菩薩能忍如是等苦,當知菩提如住右掌。
起作不自為,唯利樂眾生,皆由大悲故,菩提在右手。
菩薩諸所起作,若布施等,由大悲故,唯為利樂眾生,亦為令眾生得涅槃故,終不為身微少樂事,彼亦是大悲者。如是大人,當知菩提到其右手。
智慧離戲論,精進離懈怠,捨施離慳惜,菩提在右手。

問:前已解釋陀那等諸波羅蜜,今復解釋有何所為?
答:前多為修行者解釋,今為無所得忍智光者解釋。以覺知一道相故,彼智遠離戲論;以不捨軛故,彼精進遠離懈怠;以除貪故,彼施遠離慳惜。如是菩薩,當知菩提到其右手。
無依無覺定,圓滿無雜戒,無所從生忍,菩提在右手。
若菩薩善成就禪那波羅蜜已,此定不依三界,其相寂靜,無有思覺。又圓滿尸羅無雜無濁,迴向菩提無有磨滅。又善成就般若波羅蜜已,緣生法中住無生忍,根本勝故無有退轉,當知菩提住其右掌。

問:已說修行及得忍菩薩積聚諸福田,此福聚能得菩提。云何初發心菩薩積聚諸福田,此福聚能得菩提?
答:現在十方住,所有諸正覺,我悉在彼前,陳說我不善。
若有現在諸佛世尊,於十方世間無所障礙,以本願力為利眾生故住,今於彼等實證者前,發露諸罪:「若我無始流轉已來,於其前世及現在時,或自作惡業,或教他,或隨喜,以貪、瞋、癡起身、口、意,我皆陳說,不敢覆藏,悉當永斷,終不更作!」
於彼十方界,若佛得菩提,而不演說法,我請轉法輪。
「若佛世尊滿足大願,於菩提樹下證無上正覺已,少欲靜住,不為世間轉於法輪,我當勸請彼佛世尊轉佛法輪,利益多人,安樂多人,憐愍世間,為於大眾利樂天、人!」
現在十方界,所有諸正覺,若欲捨命行,頂禮勸請住。
「若佛世尊世間無礙,在於十方證菩提、轉法輪、安住正法,所應化度眾生化度已訖,欲捨命行,我當頂禮彼佛世尊請住久時,利益多人,安樂多人,憐愍世間,為於大眾利樂天、人!」
若諸眾生等,從於身口意,所生施戒福,及以思惟修,聖人及凡夫,過現未來世,所有積聚福,我皆生隨喜。
「若諸眾生施、戒、修等所作福事,從身、口、意之所出生,已聚、現聚及以當聚,聲聞、獨覺、諸佛、菩薩、諸聖人等,及以凡夫所有諸福,我皆隨喜!」如是隨喜,是先首者,勝住者,殊異者,最上者,勝攝者,美妙者,無上者,無等者,無等等者,如是隨喜乃名隨喜。
若我所有福,悉以為一摶,迴與諸眾生,為令得正覺。
「若我無始流轉已來,於佛、法、僧及別人邊所有福聚,乃至施與畜生一摶之食,若歸依善根,若悔過善根,若勸請善根,若隨喜善根,彼皆稱量共為一摶,我為諸眾生故迴向菩提,皆悉捨與!以此善根令諸眾生證無上正覺,得一切智智!」
我如是悔過,勸請隨喜福,及迴向菩提,當知如諸佛。
「若我為諸眾生迴向菩提善根,若悔過善根,若勸轉法輪善根,若請長壽善根,若隨喜善根,彼皆稱量為一摶已,如過去、未來、現在諸佛世尊,為菩薩時已作迴向、當作迴向,我亦如是以諸善根迴向菩提。以此迴向善根,令我及諸眾生當證無上正覺!我今更略說:
說悔我罪惡,請佛隨喜福,及迴向菩提,如最勝所說。
自有罪惡盡皆說悔,及請佛轉法輪、住壽長時、隨喜諸福、迴向福等,如前迴向為菩提故,如最勝人所說如是迴向!」

問:又彼迴向應云何作?
答:右膝輪著地,一髆整上衣,晝夜各三時,合掌如是作。
當自清淨,著淨潔服,澡洗手足,裙衣圓整。於一髆上整理上著衣已,用右膝輪安置於地,合掌一心,離分別意。若如來塔所、若像所、若於虛空攀緣諸佛如在前住,作是意已,如前所說,若晝、若夜各三時作。
一時所作福,若有形色者,沙數大千,亦不能容受。
於彼所說六時迴向中,若分別一時所作於中福德,諸佛世尊如實見者所說,彼若有色如穀等聚者,其福積集無有限量。雖如伽沙等大三千界盡其邊際,亦不能容受,以彼迴向福與虛空界等迴向故,乃至一時迴向猶有如是福聚,況多迴向!雖是初發心菩薩,由迴向力故亦成大福,還以如是相福聚故,漸次能得菩提。

問:又彼迴向應云何作?
答:右膝輪著地,一髆整上衣,晝夜各三時,合掌如是作。
當自清淨,著淨潔服,澡洗手足,裙衣圓整。於一髆上整理上著衣已,用右膝輪安置於地,合掌一心,離分別意。若如來塔所、若像所、若於虛空攀緣諸佛如在前住,作是意已,如前所說,若晝、若夜各三時作。
一時所作福,若有形色者,沙數大千,亦不能容受。
於彼所說六時迴向中,若分別一時所作於中福德,諸佛世尊如實見者所說,彼若有色如穀等聚者,其福積集無有限量。雖如伽沙等大三千界盡其邊際,亦不能容受,以彼迴向福與虛空界等迴向故,乃至一時迴向猶有如是福聚,況多迴向!雖是初發心菩薩,由迴向力故亦成大福,還以如是相福聚故,漸次能得菩提。

問:已說諸菩薩得成大福方便,今欲護福用何方便?
答:彼初發心已,於諸小菩薩,當起尊重愛,猶如師父母。
彼初發心菩薩,若欲護自善根及自身者,於諸初發心菩薩當起至極尊重、愛敬之心,猶如世尊、一切智師及自所生父母。如是以初發心菩薩為首,於諸菩薩亦應如是極作愛重。若異於此,則自身及善根皆悉滅盡。如世尊經中曾說:我不見餘一法障礙菩薩及滅盡善根,如於菩薩起瞋心者。若菩薩雖於百劫積集善根,由此瞋菩薩心故,皆悉滅盡。是故於諸菩薩應起尊重,猶如教師。
菩薩雖有過,猶尚不應說,何況無實事!唯應如實讚。
若菩薩毀呰行大乘人罪過,令得惡名,所有生生善法皆悉滅盡,不得增長白法。是故諸菩薩等雖有過惡,為護自善根命故,不應顯說,何況無實!譬如王罪。如經中說:「有菩薩清淨活命,無可毀呰,而彼達摩比丘妄說其惡故,於七十劫中受泥犁報,又於六萬生中為貧窮人,常受盲、癩病、惡瘡。」是故於菩薩所,若有惡、若無惡,皆不得說。彼有實德,唯應稱揚,為自善根增長故,亦為餘人生信故。
若人願作佛,欲使不退轉,示現及熾盛,亦令生喜悅。
若有眾生已發願求菩提,唯欲令其不退,而有人愚癡、瞋恚及貪自朋黨故,作如是言:何用長行菩薩難行之行,其涅槃樂平等相似,行聲聞行疾得涅槃,此等後當說其果報。若以種種譬喻顯佛功德令入其心,是為示現;令其具足精進諸菩薩行,是為熾盛;欲令精進更增疾利,為說正覺功德大神通事,是為喜悅;如是令彼不捨菩提之心。
未解甚深經,勿言非佛說,若作如是言,受最苦惡報。
甚深經者,謂佛所說與空、無相、無願相應,除無量斷、常等邊見,滅我、人、眾生、壽者等自性,顯如來大神通希有功德,於此經、律若未證知,勿以癡故言非佛說。何以故?佛世尊說:若謗如來所說之經,惡果最苦。
無間等諸罪,悉以為一摶,比前二種罪,分數不能及。
世尊於《不退輪經》中說:五無間業所有諸罪,若斷三千大千世界中諸眾生命所有罪報,若伽河沙等佛世尊滅度已所有支提或壞、或燒,若障礙過去、未來、現在諸佛法眼所有罪報,如是等過,皆悉搏聚。若於未解深經而起執著言非佛說,及菩薩發菩提願已而令退菩提心,此二種罪,彼前五無間等罪聚比之,百分不及,千分不及,乃至數分、柯羅分、算分、譬喻分、優波尼沙陀分亦不及。以是罪相故,為護自身及自善根,勿作此二種罪。

問:已說菩薩護自善根,何者是修道勝義?
答: 於三解脫門,應當善修習,初空次無相,第三是無願。
於中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,應修三解脫門,最初應修空解脫門,為破散諸見故;第二無相解脫門,為不取諸分別攀緣意故;第三無願解脫門,為超過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故。

問:何故此等名解脫門?
答:無自性故空,已空何作相?諸相既寂滅,智者何所願?
以緣生故法無自性,此名為空;以其空故,心無攀緣,則是無相;離諸相故,則無所願。又若法從緣生,彼自性無生;以自性無生故,彼法是空;若法是空,彼中無相;相無有故,彼是無相;若無有相,彼中心無所依;以無依故,於三界中心無所願。
於此修念時,趣近涅槃道,勿念非佛體,於彼莫放逸。
修此三解脫門時,若非方便所攝,則趣近涅槃。雖應修習,莫墮餘菩提處,當求無所得忍,應住善巧方便。
我於涅槃中,不應即作證,當發如是心,應成熟智度。
發如是心:「我當利益諸眾生,度脫諸眾生,雖修三解脫門,不應於涅槃作證。然我為學般若波羅蜜故,於三解脫門中,專應成熟。我應修空,不應證空;我應修無相,不應證無相;我應修無願,不應證無願。」
如射師放箭,各各轉相射,相持不令墮,大菩薩亦爾。
譬如射師,善學射已,放箭空中,續放後箭,各各相射,彼箭遂多,空中相持,不令墮地。
解脫門空中,善放於心箭,巧便箭續持,不令墮涅槃。
如是此菩薩大射者,以學修空、無相、無願弓,於三解脫門空中,放心箭已,又以悲愍眾生巧方便箭,展轉相續,於三界虛空中,持彼心箭,不令墮涅槃城。

問:云何復令彼心不墮涅槃?
答:我不捨眾生,為利眾生故,先起如是意,次後習相應。
「若我於三解脫門,善成熟已,欲取涅槃如在手掌。然我以小兒凡夫猶如飲乳,不能自向涅槃城者未涅槃故,我於涅槃不應獨入。我當如是發起精進,隨我所作,唯為利益諸眾生故,亦為諸眾生得涅槃故!」先應如是起作,次即心與三解脫門隨順相應。隨順者,順後義也。若不如是,彼之心箭無巧方便攝故,行三解脫門時,即墮聲聞解脫、若獨覺解脫中。今更有巧方便。
有著眾生等,久夜及現行,顛倒與諸相,皆以癡迷故。
小兒凡夫諸眾生等,以癡迷故,於無始際流轉久夜,著四顛倒,無常謂常,苦謂樂,不淨謂淨,無我謂我,及於內外眾、界、入中,計我、我所,謂有所得,久夜行已及現在行。
著相顛倒者,說法為斷除,先發如是心,次後習相應。
如是諸眾生等,以癡迷故,起我、我所二種計著。又於色等無所有中,妄起分別取相,生四種邪顛倒。我為說法,令其斷除。先發如是心已,然後於三解脫門中,修習相應。若異此而修三解脫門者,則趣近涅槃道。
菩薩利眾生,而不見眾生,此亦最難事,希有不可思。
菩薩起眾生想,此亦最難,不可思、未曾有,如畫虛空,於最勝義中本無眾生,此菩薩不知不得,而為利樂眾生故,勤行精進,唯除大悲,何處更有如此難事!
雖入正定位,習應解脫門,未滿本願故,不證於涅槃。
此應思量:若到正定位菩薩,以三十二法故入正定位,與解脫門相應時中間未滿本願,為證涅槃為不證。以世尊經中說云:「四大可令改異,無有入正定位菩薩中間未滿本願證於涅槃。」是故到正定位菩薩,未滿本願不證涅槃。
若未到定位,巧便力攝故,以未滿本願,亦不證涅槃。
若初發心菩薩未到正定位,彼以巧方便所攝故,修三解脫門時中間未滿本願,亦不證涅槃。
極厭於流轉,而亦向流轉,信樂於涅槃,而亦背涅槃。
此菩薩於流轉中,以三種熾火故,應極厭離,不應起心逃避流轉,當於眾生為子想故,而向流轉;及應信樂涅槃,如覆護舍宅故;然復應背涅槃,為滿一切智智故。於流轉中若有厭離,則於涅槃亦有信樂。若不向流轉、不背涅槃、未滿本願,修習解脫門時,則於涅槃作證。
應當畏煩惱,不應盡煩惱,當為集眾善,以遮遮煩惱。
以是流轉因故,應畏煩惱,不應畢竟盡於煩惱。若斷煩惱,則不得集菩提資糧,是故菩薩以遮制法遮諸煩惱,由遮煩惱令其無力故,得集菩提資糧善根;以集善根故,滿足本願,能到菩提。

問:何故不以斷滅故滅諸煩惱?
答:菩薩煩惱性,不是涅槃性,非燒諸煩惱,生菩提種子。
如諸聲聞聖人等,涅槃為性,以攀緣涅槃,得沙門果故;諸佛不以涅槃為性,諸佛煩惱為性,以菩提心由此生故。聲聞、獨覺燒諸煩惱,不生菩提心種子,以二乘心種子無流故。是故煩惱為如來性,以有煩惱眾生發菩提心,出生佛體,故不離煩惱。

問:若燒煩惱不生菩提心種子者,何故《法華經》中,與燒煩惱諸聲聞等授記?
答:記彼諸眾生,此記有因緣,唯是佛善巧,方便到彼岸。
不知成就何等眾生,彼中因緣唯佛所知,以到調伏彼岸,不共餘眾生相似故,而彼不生菩提心種子者,以入無為正定位故。如經說:
如空及蓮華,峻崖與深坑,界不男迦柘,亦如燒種子。
如虛空中不生種子,如是於無為中不曾生佛法,亦不當生。如高原曠野不生蓮華,如是聲聞、獨覺入無為正定位中,不生佛法。峻崖者,於一切智智城道中,有二峻崖,所謂聲聞地峻崖、獨覺地峻崖。聲聞、獨覺若有一切智者,則非菩薩二峻崖也。深坑者,如丈夫善學跳擲,雖墮深坑,安隱而住;若不善學,而墮深坑,便死坑內。如是菩薩修習無為善相應故,雖修無為而不墮無為中。聲聞等修習無為,不善相應,則墮無為中。界者,聲聞繫在無為界故,不復能於有為中行,是故彼中不生菩提之心。不男者,如根敗丈夫,於五欲利不復有利。如是聲聞具無為法,於諸佛法利亦無有利。迦柘者,如迦柘珠,諸天世間雖善修理彼迦柘珠,終不能為鞞琉璃寶。如是聲聞雖復具諸戒學、頭多功德、三摩提等,終不能坐覺場,證無上正覺。亦如燒種子者,如被燒種子,雖置地中,水澆日暖,終不能生。如是聲聞燒煩惱種子已,於三界中亦無生義。以如是等經故,當知聲聞得無為法已,不生菩提之心。

問:得力菩薩於眾生中,云何應修行?
答:諸論及工巧,明術種種業,利益世間故,出生建立之。
於中書印、算數、論、醫論、能滅鬼持被毒論等,出生村、城、園苑、河泉、陂池、花果、藥林論等,顯示金、銀、真珠、鞞琉璃、貝石(石白如貝)、珊瑚寶性論等,記說日、月、星曜、地動、夢相論等,相諸身分支節論等,如是等無量諸論,能與世間為利樂者,劫轉壞時,悉皆滅沒;劫轉生時,還於人間出生建立。如木、鐵、瓦、銅作等,工巧非一,能滅鬼持、顛狂、被毒、霍亂、不消食諸逼惱等,種種明術、雕畫、繡織作等,種種事業,能與世間為利樂者,皆亦出生及令建立。
隨可化眾生,界趣及生中,如念即往彼,願力故受生。
諸摩訶薩隨何世界,若天、人等趣,若婆羅門、剎帝利、鞞舍等生,於彼彼處,若有可化眾生,為起無量思念,欲化彼等眾生故,隨彼色類、長短寬狹、音聲果報,得令眾生受化之事,即應作願,起彼色類、長短寬狹、音聲果報,令彼眾生速受化故。
於種種惡事,及諂幻眾生,應用牢鎧鉀,勿厭亦勿憚。
若以罵詈、恐動、嫌恨、鞭打、繫閉、訶責如是等惡事加我,及諸眾生無量諂幻,知不可化。以彼等故,不應自緩鎧鉀,亦勿厭流轉,勿憚求菩提。又應發如是心:「我不為無諂無幻眾生而著鎧鉀,我正為彼等眾生著此鎧鉀!我當作如是事發起精進,為令彼等眾生速得建立無諂無幻故,應當如是自牢鎧鉀!」

問:已說得力菩薩修行,云何未得力菩薩修行?
答:具足勝淨意,不諂亦不幻,發露諸罪惡,覆藏眾善事。
具足勝淨意者,謂增上意,又是善增也。意者,心也。即彼心具足,名具足勝淨意。不諂亦不幻者,諂謂別心。別心者,不質直也。又諂者,名為曲心。幻者,謂誑也。若心不曲不誑,彼是不諂不幻。發露諸罪惡者,若有罪惡,顯說發露,彼名發露諸罪惡。覆藏眾善事者,若有善業竟大覆藏,彼名覆藏眾善事。若菩薩欲疾得菩提,應當具足淨意,不諂、不幻,發露罪惡,覆藏善事。是故世尊說云:「諂非菩提,幻非菩提。」
清淨身口業,亦清淨意業,修諸戒學句,勿令有缺減。
此諸菩薩欲與修念相應故,先當清淨身、口、意業。於中殺生、不與取、非淨行等,三種身惡行,應當清淨;與此相違三種身善行,應當受之。妄語、破壞語、惡語、雜戲語等,四種口惡行,應當清淨;與此相違四種口善行,應當受之。貪、瞋、邪見等,三種意惡行,應當清淨;與此相違三種意善行,應當受之。諸波羅帝摹叉學句,亦當受而隨轉,於彼學句無有知而故破。若缺漏戒者,於修念中心則不定。
安住於正念,攝緣獨靜思,用念為護己,心得無障心。
如是於戒正清淨已,斷除五蓋,於空閑淨潔離眾之處,少聲少喧,少蚊虻、蛇、虎、賊等,不甚寒熱,不置臥床,若立、若經行、若結加坐,或於鼻端、或於額分,迴念安住,隨於一緣善攝作已。若於境界有躁動心,則用念為守門。如是置守護已,遠離障礙賊心,獨在一處,無散亂意,而修習思惟。
若起分別時,當覺善不善,應捨諸不善,多修諸善分。
於思惟時若起分別,即於起時覺此分別。若是不善即應捨離,勿令復增;若是善分,唯當數數多作,不應散亂。如室中燈,不閉風道。
緣境心若散,應當專念知,還於彼境中,隨動即令住。
於中修定比丘,心思惟時,專意莫亂。若心離境,即應覺知,乃至不令離境遠去,還攝其心安住境中。如繩繫猿猴,繫著於柱,唯得繞柱,不能餘去。如是應以念繩繫心猿猴,繫著境柱,唯得數數繞於境柱,不能餘去。
不應緩惡取,而修於精進,以不能持定,是故應常修緩者,謂離策勤。惡取者,謂非善取(謂太急也)。若欲成就三摩提者,不應緩作及惡取精進,以緩作及惡取精進不能持三摩提,是故修定行者應常正修。
若登聲聞乘,及以獨覺乘,唯為自利行,不捨牢精進。
若欲登聲聞乘及獨覺乘,唯為自利故,自涅槃故,尚於晝夜不捨牢固精進,策勤修行。
何況大丈夫,自度亦度人,而當不發起,俱致千倍進?
然此菩薩應於流轉河中度諸眾生,亦應自度,何得不發起過彼聲聞、獨覺乘人,俱致百千倍精進也?如自度流轉之河,度他亦如是。
半時或別行,一時行餘道,修定不應爾,應緣一境界。
今此一日,不應半時修習別定,餘時之中復行異道,唯於一定應善緣境,心隨一境,勿向餘處。
於身莫有貪,於命亦勿惜,縱令護此身,終是爛壞法。
應當生如是心:「我此身中,唯有薄皮、厚皮、肉血、筋骨髓等,終歸乾枯,我此壽命亦當終盡!彼丈夫精進、丈夫勢力、丈夫健行,我亦應得。若其未得,我於精進不應賒緩!雖復百歲護此爛身,必定當是破壞之法!」
利養恭敬名,一向勿貪著,當如然頭衣,勤行成所願。
今此若在曠野宿住之時,勿貪身命於中遊行。若有利養、恭敬、名聞起時,不應貪著,為自願成就故,應速勤行,如然頭衣。
決即起勝利,不可待明日,明日太賒遠,何緣保瞬命?
彼於如然頭衣勤行之時,明日賒遠,莫待明日。若於我身有勝利者,決即發起,應當生如是心:「何緣能保開眼、合眼時命?我今即起勝利,明日太遠,莫待明日!」
安住於正命,如食愛子肉,於所食噉中,勿愛亦勿嫌。
如是定行比丘,若村、若僧坊中,隨有如法,無所譏嫌,乞得食已,勿起貪心愛著,亦勿嫌之,應當安住正念,如食所愛子肉,但為身住不壞存於壽命,攝護淨行故。猶如昔云夫妻行曠野時,共食子肉。
出家為何義?我所作竟未,今思為作不?如十法經說。
應當如是觀察:「我為何義故而行出家?為畏不活耶,為求沙門耶?」若為求沙門者,應作是念:「我於沙門之事為已作,為未作,為今正作?如其未作及正作者,為成就因緣故,應當精勤!我離家類則名非類,應數思念:我之活命繫在於他,我亦應作別異儀式,我自於戒得無嫌不?有智同淨行者,於我戒所復無嫌不?我已與諸恩愛其相別異,不與共俱,我屬於業,業之所生,受用於業,業是所親,依業而行,我所作業,若善、若惡我當自受,我於晝夜云何而過?我喜樂空寂不?我有上人法不?能得聖人勝知見不?若當後時同淨行者問我之時說之不慚。」應數思念此等十法,所謂定行比丘,應數思念。
觀有為無常,若無我我所,所有諸魔業,應覺而捨離。
有為,謂因緣和合生。以因緣和合生故,彼無我所;以有為故,彼是無常;若是無常,彼為他所逼迫故苦;若苦,彼不自在轉故無我;於有為法應如是觀。所有諸魔業應覺而捨離者,或於菩提心、六度相應經中,作不欲樂因緣、散亂因緣、賒緩因緣、障礙因緣,若從自起,若從他起,皆應覺知。於此諸惡魔業皆覺知已,離之,莫令彼自在行。
根力與覺分,神足正斷道,及以四念處,為修發精勤。
信、精進、念、定、慧,是為五根。信、精進、念、定、慧,是為五力。念、擇法、精進、喜、猗、定、捨,是為七覺分。欲定、精進定、心定、思惟定,是為四神足。未生惡不善法為令不生,已生惡不善法為令其斷,未生善法為令其生,已生善法為令其住,生欲發勤攝心起願,是為四正斷。正見、正分別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發行、正念、正定,是為八分聖道。身、受、心、法,是為四念處。此等三十七助菩提法,為修習故,發起精勤。
心與利樂善,作傳傳生處,及諸惡濁根,彼當善觀察。
心若調伏,守護禁繫,則與諸利益安樂善事作傳傳生因。若不調伏,不守護,不修習,不禁繫,則與諸無利惡濁為根。知已,於彼應極觀察,生住異相故,內、外兩間不住故,過去、未來、現在世不俱故,無處來故,無處去故,剎那羅婆牟呼利多時中不住故,猶如幻故,為修習故,應當觀察。
我於善法中,日日何增長?復有何損減?彼應極觀察。
若佛世尊所說:「施等善法能出生菩提者,我於彼諸善法有何增長?有何損減?常應如是專精觀察,日日之中起而復起。」
見他得增長,利養恭敬名,微小慳嫉心,皆所不應作。
若見餘同淨行者,或沙門,或婆羅門,增長利養、恭敬、名聞之時,亦不應生微小慳嫉;復應思量生如是心,我亦喜得眾生利養、衣服、飲食、臥床、病緣藥等眾具,我亦喜得在家、出家之所恭敬,我亦喜得具足可讚之法。
不羨諸境界,行癡盲聾,時復師子吼,怖諸外道鹿。
若見他人增長利養、恭敬名聞之時,於色等境界中不應稀羨,於愛、不愛色、聲、香、味中,雖非癡、盲、、聾,而作癡、盲、、聾之行。若有力能莫常住,應以正法遣惑破繫時到,為怖外道鹿故,及住持正教故,復當震師子吼。我已解釋修心,今當解釋修相。所謂:
奉迎及將送,應敬所尊重,於諸法事中,隨順而佐助。
於所尊重奉迎將送,於聽法時花鬘供養,修理支提等法事中恭敬作故,當得手足輪相,彼又是大眷屬先相。
救脫被殺者,自然增不減;善修明巧業,自學亦教他。
有被殺者救令解脫,護命因緣離於殺生,受此等業長夜習近故,當得長指相、足跟平正相、身直相;彼是長壽先相。自所受善法,受已增長,不令損減故,當得足趺高如貝相、毛上向相;彼二是法無減先相。善修明論、工巧等業,自學及教他故,當得伊尼相;彼是速攝先相。
於諸勝善法,牢固而受之,修行四攝事,施衣及飲食。
於諸最勝善法,牢固受之,習近多作故,當得善安立足相;彼是能作事業先相。修行四攝:布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,常習近故,當得手足網相;彼亦是速攝先相。以妙飲食、衣服布施,常習近故,當得柔軟手足相、七處高相;彼二是得上妙飲食甜味及衣服等先相。
不違乞求者,和合諸親慼,眷屬不乖離,施宅及財物。
隨所有物,若來求者,即施不違逆故,當得臂髀傭圓相;彼是自在調伏先相。和合親眷朋友共住,不令各各乖異,若乖異者亦使和合故,當得陰密藏相;彼是多子先相。布施舍宅、財物,及施上妙床敷、衣服、堂殿宮等故,當得金色相、細滑薄皮相;彼二是得上妙床敷、衣服、堂殿宮等先相。
父母及親友,隨所應安置,所應安置處,無上自在主。
憂波弟耶夜(隋云近誦,舊云和上者,略而訛)、阿遮利夜(隋云正行,舊云阿闍梨者,亦訛)、父母兄弟等所尊重者,隨所應處安置,為無上自在主故,當得一孔一毛相、白毫印面相;彼二是平等先相。
雖復是奴僕,善說亦受取,應生最尊重,施藥愈諸病。
施藥愈諸病者,於病人所施藥、給侍、將息、飲食。以給侍、將息,病即能起故,當得髆間平滿相、味中上味相;彼二是少病先相。
前行善業首,細滑美妙言,善為正意語,前後無不供。
前行善業首者,園林、會堂、義井、花池、飲食、花鬘,於難行處起橋,及造僧坊、遊處等中,勸勵他人,自為前導,所施過他故,當得尼瞿嚧陀普圓身相、頂髻相;彼二是勝主先相。細滑美妙言者,長夜真實細滑語故,當得廣長舌相、梵音相;彼二是得五分五分語道具足音先相。五分五分語道具足音者,一者、可知;二者、易解;三者、樂聞;四者、不逆;五者、深;六者、寬遠;七者、無嫌;八者、悅耳;九者、辯正;十者、不雜(二種五分故有十也)。善為正意語者,長夜實語、正意語故,當得師子牙相,彼是愛語先相。前後無不供者,他人雖有前後,然皆供養,無不供養,以如法威儀、平等威儀故,當得齊平齒相、細滑齒相;彼二是善淨眷屬先相。
不壞他眷屬,慈眼觀眾生,亦不以嫌心,皆如善親友。
於諸眾生,作懷抱慰喻攝受之心,以不貪、不瞋、不癡眼觀故,當得青眼相、牛王眼睫相;彼二是愛眼觀先相。
我已解釋三十二大丈夫相出生之業,別有種種菩薩之行,今當解釋:
應當如所言,即隨如是作,如言若即作,他人則生信。
應當如言即如是作,若如所言即如是作,他則生信,隨有言教即當信受。
應當擁護法,覺察放逸者,及作金寶網,羅覆於支提。
於此法中應自擁護,若有背法放逸眾生,於彼亦應方便覺察令其向法,及於如來支提之所,應以種種寶網羅覆,為令相好滿足故。
有欲求婇女,莊嚴以施之,亦與說佛德,及施雜光瓔。
若有求婇女者,即便莊嚴婇女而以布施。此諸婇女普皆端正,以此布施,為令自意所求愛事皆滿足故。又以無量異種說佛功德之法,應在集會之處,高出美妙悅意之聲而為演說,為得諸聲分清淨故。又以種種光明照曜瓔珞之具,悅彼心眼而以布施,為得諸隨形好滿足故。
造作佛形像,端坐勝蓮花,及於六法中,修習同喜樂。
以金、銀、真珠、貝石等造作佛像,坐勝蓮花,為得化生,及為得佛身故。六種同喜法者,於彼同梵行中,慈身業、口業、意業、不分受用物、戒具足、見具足,此等六種同喜法中,應數習近,為得徒眾,不被諸外論眾所壞故。
可供無不供,為命亦不謗,佛之所說法,及以說法人。
可供無不供者,於中應可供養,所謂和上、阿闍梨、父母兄弟等。無不供養者,無不敬畏,雖為活命,終不謗法,及此說佛法人亦不應謗,不應輕欺,為護自善助故。
金寶散教師,及教師支提,若有忘所誦,與念令不失。
應以金、銀散於教師,亦應以摩尼、金寶散教師寶支提。菩薩有三摩提,名現在佛對面。住此等三摩提,於生生中現前修習,為得聞持故。若有眾生忘失所誦,引世利樂經書,於彼眾生與作憶念,為不忘失菩提心故,及為得憶念現知故。
未思所作已,勿躁勿隨他,外道天龍神,於中皆莫信。
所作業行,若身、口、意,於中諸處,若未思所作已,勿為躁急,亦勿隨他,應如是行;若異於此則生熱惱,亦是悔因。於遊行出家尼揵等諸外道,及於天、龍、夜叉、揵闥婆等中,皆不應信。
心應如金剛,堪能通諸法;心亦應如山,諸事所不動。
安置其心應如金剛,有慧力堪能故。於諸世、出世法中,如其自性如實通達,於諸事中安置其心,亦應如山,八種世法所不能動。
樂出世語,莫樂依世言,自受諸功德,亦應令他受。
或有言說能出世間,若與佛、法、僧相應,若與六度相應,若與菩薩地相應,若與聲聞、獨覺地相應,彼中應作樂。或有言說依止世間、增長世間,與貪、瞋、癡相應,彼中不應喜樂。若有諸受戒學、頭多等殊勝功德,善人所讚、所受取者,於彼等中皆應受取,亦應令他受此功德。
修五解脫入,修十不淨想,八大丈夫覺,亦應分別修。
於中解脫入者,
一者、為他說法;
二者、自說法;
三者、自誦法;
四者、於法隨覺隨觀;
五者、取隨何等三摩提相。此是五解脫入,應當念修。
十不淨想者,謂脹想、青瘀想、膿爛想、潰出想、噉想、斷解想、分散想、血塗想、肉落想、骨想。此是十不淨想,貪若生時應當念修,本為斷除欲貪故。八大丈夫覺亦應分別修者,於中有八大丈夫覺,謂少欲是法,多欲非法,是為初覺;知足是法,不知足非法,是為第二;遠離是法,雜非法,是為第三;發精進是法,懈怠非法,是為第四;安住念是法,忘失念非法,是為第五;入定是法,不入定非法,是為第六;智慧是法,無智慧非法,是為第七;不樂戲論是法,樂戲論非法,是為第八。此等八大丈夫覺,應當覺之;多欲等八不善助,應當斷除。
天耳與天眼,神足與他心,及與宿命住,應修淨五通。
於中天眼、天耳、憶念宿住、知他心、神足,此等五種智通,應當修習。

問:云何修習?
答:四神足為根,欲進心思惟,四無量住持,謂慈悲喜捨。
於此四無量中,習近多作已,得心堪能。得心堪能已,便入初禪那,如是第二,如是第三,如是第四。彼得禪那已,得身、心輕。彼以身、心輕具足故,出生入神通道。出生入神通道具足故,便生神足,謂若欲、若精進、若心、若思惟。於中欲者向法,精進者成就法,心者於法觀察,思惟者於法善巧。彼菩薩於神通若信解、若作用,其心自在,隨欲所行,以善成熟故,自根本住持故,諸處順行,如風遍空。於中菩薩得四無量及四禪那已,若信解、若作用,出生天眼。若諸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等,若學人及聲聞、獨覺天眼,於中獨有增上之力,清淨勝過,光明勝過,上首勝過,殊異勝過。其眼無礙,世間色相細遠近,隨其所欲,彼皆能見。如是聞天、人、畜生等聲,如是念知前世無邊無際,如是知他心與貪欲等俱,乃至八萬四千差別,如是得無量神足。以得神足故,諸所應調伏眾生,悉令調伏。
四界如毒蛇,六入如空村,五眾如殺者,應作如是觀。
長夜以諸樂具受用因緣,雖守護將息長養,此地等四界而速疾發動,不知恩養,不可依怙,不可委信故,應當觀察猶如毒蛇。以無主故,離我、我所故,眼等諸入有六賊眾逼惱可畏故,應當觀察猶如空村。共和與物,破壞、打罰不能遮障故,猶如殺者,於五受眾應當日日如是觀察。
重法及法師,亦捨於法慳,教師勿捲祕,聽者勿散亂。
於此有四種法,能生大智,應當受取,於法及法師中應當尊重。亦捨法慳,隨所聞法、隨所習誦,為他演說。若有樂欲法者,教師勿為捲手祕惜。聽者勿散亂,謂莫有異欲。
無慢無希望,唯以悲愍心,尊重恭敬意,為眾而說法。
復有四種法,是大智相,應當受取,所謂:遠離自高輕他,無憍慢故;棄捨利養、恭敬名聞,無希望心故;於無明闇障眾生中,唯悲愍故;尊重、恭敬為其說法。以此四種法故,菩薩大智具足,應當受取。
於聞無厭足,聞已皆誦持,不誑尊福田,亦令師歡喜。
多聞無厭,聞已持法。持法已,順法、行法,不誑所尊福田,亦令教師歡喜此法,是菩提心不忘失因。
不應觀他家,心懷於敬養,勿以論難故,習誦於世典。
不應為供養、恭敬因緣往觀他家,除為安立菩提心因緣;亦不應欲為論難故,習誦諸世論等,除為多聞因緣。
勿以瞋恚故,毀呰諸菩薩,未受未聞法,亦勿生誹謗。
何以故?為護續生善法因緣?
斷除於憍慢,當住四聖種,勿嫌於他人,亦勿自高舉。
斷除憍慢者,於諸眾生中,當下心如狗,斷除我慢。於輕儉衣、食、臥床、藥具四聖種中,亦應當住。於彼聖種知足故,不應嫌他,亦不應自高舉。
若實不實犯,不得發覺他,勿求他錯失,自錯當覺知。
他同梵行者犯罪,若實、若不實,皆不應發覺。他有錯失,不應求覓,唯於自錯,即應覺知。
佛及諸佛法,不應分別疑,法雖最難信,於中應信之。
於佛不應分別,以世尊具足未曾有法故。亦於佛法不應疑惑,以於諸眾生是不共法故;及於最難信佛法中,以深心清淨故,應當信之。
雖由實語死,退失轉輪王,及以諸天王,唯應作實語。
若菩薩由實語故,若奪物、若死,雖退失轉輪王及諸天王,唯應實語,何況其餘而不實語?
打罵恐殺縛,終不怨責他,皆是我自罪,業報故來現。
諸有他來打罵、恐怖、殺縛、幽閉,皆是自罪應當有此,終不瞋他。此是我業,前世已作,今時還受相似不愛之果,彼諸眾生都無有罪,唯是我罪業報來現,應當有此!
應極尊重愛,供養於父母,亦給侍和上,恭敬阿闍梨。
於父母所應當極愛、尊重供養,應作天想,隨父母意令得悅樂,離諂幻心。又應恭敬給侍和上、阿闍梨,隨和上、阿闍梨所說法中,無有內祕,皆為外化。
為信聲聞乘,及以獨覺乘,說於最深法,此是菩薩錯。
此中菩薩有四種菩薩錯失,應當捨離,所謂:於聲聞、獨覺乘諸眾生中,為說最深之法,是菩薩錯。
為信深大乘,眾生而演說,聲聞獨覺乘,此亦是其錯。
於信深大乘諸眾生中,為說聲聞、獨覺乘,是菩薩錯。
大人來求法,慢緩不為說,而反攝受惡,委任無信者。
若有正住大眾生來有所求時,應即為說善法,而更慢緩;破戒、惡法反攝受之,是菩薩錯。於大乘中未有信解、未以四攝事成熟者,而信任之,是菩薩錯。是為四種。
遠捨所說錯,所說頭多德,於彼當念知,亦皆應習近。
此中所說四種錯失,應遠捨離,以此去菩提遠故。若聲聞、獨覺乘中所說,頭多等及餘功德,但知彼等不與菩提作障礙者,於彼彼中亦應習近。
等心平等說,平等善安立,亦令正相應,諸眾生無別。
此四種菩薩道應當習近。何等為四?所謂:諸眾生中起平等心;諸眾生中平等說法;諸眾生中平等善安立;諸眾生中令正相應。此等皆無差別,是為四種。
為法不為利,為德不為名,欲脫眾生苦,不欲自身樂。
此四種真實菩薩應當覺知。何等為四?所謂:但為於法,不為財利;但為功德,不為名稱;但欲脫眾生苦;不欲自身安樂。
密意求業果,所作福事生,亦為成熟眾,捨離於自事。
若於業果密意欲求,作三福事,生此福時,唯為菩提利樂眾生,亦唯為菩提成熟於眾,為利眾故捨離自事。此是四種真實菩薩。
親近善知識,所謂法師佛,勸勵出家者,及以乞求輩。
此四種菩薩善知識,應當親近。何等為四?所謂:法師是菩薩善知識,為助持聞慧故;佛世尊是菩薩善知識,為助持諸佛法故;勸出家者是菩薩善知識,為助持諸善根故;乞求者是菩薩善知識,為助持菩提心故。此四種菩薩善知識,應當親近。
依止世論者,專求世財者,信解獨覺乘,及以聲聞乘。
此四種菩薩惡知識,應當知之。何等為四?所謂:世論者,習近種種雜辯才故;攝世財物者,不攝法故;獨覺乘者,少義利少作事故;聲聞乘者,自利行故。
此四惡知識,菩薩應當知,復有應求者,所謂四大藏。
如前所說四種知識,是惡知識,知已應離。復有應求得者,所謂四大藏。
佛出聞諸度,及於法師所,見之心無礙,樂住空閑處。
此四種菩薩大藏,應當得之。何等為四?所謂:奉事出世諸佛;聽聞六波羅蜜;以無礙心見於法師;以不放逸樂住空閑之處。此是四種菩薩大藏,應當得之。
地水火風空,悉與其相似,一切處平等,利益諸眾生。
與地、水、火、風、虛空等,有二因緣相似菩薩,應當攝受,所謂:平等故,利益故。如地等大及虛空五種,於有心、無心中一切處平等,無有異相;諸眾生等,常所資用,而無變異,不求報恩。我亦如是:乃至覺場究竟,為諸眾生之所資用,而無變異,不求報恩。
當善思惟義,勤生陀羅尼,勿於聽法者,為作於障礙。
義者,佛所說義,於彼當善思惟。若共談、若獨住,應如是作。又安住禁戒,清淨心意,精勤鮮潔,當生及聞銀主、海主等陀羅尼。又於聽法者所,勿以微少因緣而作障礙,為離法災生業故。
惱中能調伏,小事捨無餘,八種懈怠事,皆亦應除斷。
惱中能調伏者,於中有九種惱事,所謂:於我作無利益,已作、今作、當作,是為三種;於我親愛作無利益,已作、今作、當作,復為三種;於我憎嫌與作利益,已作、今作、當作,復為三種。此等皆作惱事,於此九種惱事之中,當自調伏。
小事捨無餘者,於中有二十種小事,所謂:不信、無慚、諂幻、掉、亂、放逸、害、無愧、懈怠、憂、昏(舊睡)、睡(舊眠)、恨、覆、嫉、慳、高、忿、悔、悶。此等二十種小事,皆捨無餘。
八種懈怠事皆亦應除斷者,於中有八種懈怠事,所謂:我欲作務即便安臥,不發精進;我作務已;我於行路;我行路已;我身疲乏,不能修業;我身沈重,不能修業;我已生病;我病得起不久即便安臥,不發精進。由此等故,應得不得,應到不到,應證不證。此等八種懈怠事中,為除斷故,應發精進。
莫作非分貪,橫貪不稱意,離者皆令合,無問親非親。
若見具足利養、名聞、安樂、稱譽、福德眾生,於彼具足福中莫作非分貪心。以作非分貪心則不稱意,是故所不應作。又於各各共諍離壞眾生中,無問親與非親,皆令和合,同心相愛。
於空而得空,智者莫依行,若當得於空,彼惡過身見。
依空拔除大無智聚故,智者莫依得空而行。若依得空而行,則於有身見人,難治過之,惡亦過之,以諸見行由空出離,若著空見彼不可治,以更無令出離故。
掃塗與莊嚴,及多種鼓樂,香鬘等供具,供養於支提。
於如來支提及形像所,掃地、塗地、香鬘、燒香、末香、華蓋、幢幡等,莊嚴供養之具,當作供養,為得端正戒香自在故。貝笛、箜篌、腰鼓、大鼓、雷鼓、拍手等,種種鼓樂供養,為得天耳故。
作種種燈輪,供養支提舍,施蓋及革屣,騎乘車輿等。
支提舍中,應以種種香油、酥燈、鬘等善作供養,為得佛眼故。布施傘蓋、皮鞋、象馬車輿乘等,為得菩薩無上神通乘不難故。
專應喜樂去,樂知信佛得,喜樂給侍僧,亦樂聞正法。
於中菩薩常應如是喜樂於法,莫喜五欲福樂;當知信佛所得之利,莫唯信樂見於色身;當於僧中以諸樂具常給侍,莫唯詣問訊而已;常聞法無有厭足,莫唯樂暫聞其語。
前世中不生,現在中不住,後際中不到,如是觀諸法。
因緣和合力故,及無所從來故,前世中不生;念念破滅故,及不住故,現在中不住;滅無餘故,及無所至去故,後際中不到;應當如是觀察諸法。
好事與眾生,不求彼好報,當為獨忍苦,不自偏受樂。
菩薩於諸眾生,當以好事而利樂之,自不希望彼等眾生利樂好事;及諸眾生有無量苦相,我獨為其忍受。我有樂具,與諸眾生受用為樂。
雖足大福報,心不舉不喜;雖貧如餓鬼,亦不下不憂。
雖住大具足福報天中,其心不作喜之與舉。雖為餓鬼、貧窮、破散逼惱,此最難活,不應生下心,亦復不應憂,何況人道貧窮、破散!
若有已學者,應極尊重之,未學令入學,不應生輕蔑。
若有已學眾生,於彼應作至極尊重。若未學者,應令彼等入學,亦不應輕蔑之。
戒具者恭敬,破戒令入戒,智具者親近,愚者令住智。
戒具足人應當問訊,合掌向禮等而恭敬之,亦應為彼說持戒福。若破戒者,應令入戒,亦應為彼說破戒罪。智具足者,應當親近,亦應為彼顯智慧德;愚者應令住智,亦應為彼演愚癡過。
流轉苦多種,生老死惡趣,不怖此等畏,當降魔惡智。
菩薩於流轉中流轉多種,生、老、死、憂、悲、苦、惱等,地獄、畜生、餓鬼、阿修羅惡趣等,不應怖畏,唯當降伏惡魔惡智。
所有諸佛土,摶聚諸功德,為皆得彼故,發願及精進。
十方無量諸佛國土,若佛土具足,若佛土莊嚴,若從諸佛、菩薩聞,若自見之,彼皆摶聚殊勝功德,皆令彼等入到自佛土中,應當作如是願。隨所願即隨成就,亦應如是精勤修行。
於諸法中,不取而行捨,此為諸眾生,受擔欲荷負。
以取故苦,不取故樂,作是念已,於諸法不取而捨。雖不取而捨,若此先時為趣菩提故,作願:「受擔眾生,未度者我當度,未脫者我當脫,未寂滅者我當寂滅!」此應荷負為諸眾生故。
正觀於諸法,無我無我所,亦勿捨大悲,及以於大慈。
說諸法無所有,如夢如幻故,諸法無我,其無我所者觀無相故。如是以最勝義法觀此相時,然於眾生亦不捨大悲及以大慈。如是應當倍復稱量歎言:「奇哉!彼諸眾生癡闇所覆,著我、我所,於此最勝義道法中而不覺知。我當何時令彼眾生,於此最勝義道法中而得覺知?」是為於眾生中不捨大悲及以大慈。
勝過諸供養,以供佛世尊,彼作何者是?所謂法供養。
若有以諸供具,供養諸聲聞、獨覺、菩薩及佛世尊,所謂或以諸華、香、鬘、末香、燈、輪供養,或以諸蓋、幢幡供養,或以諸音樂等供養,或以諸藥、美飲食等布施供養,若欲勝過彼諸供養以供養佛,復何者是?
答言:所謂法供養。
彼法供養復有何相?
若持菩薩藏,及得陀羅尼,入深法源底,是為法供養。
於中若與菩薩藏相應,如來所說經等甚深明相,背諸世間,難得其底,難見微細,無著了義,以總持經王印印之,不退轉因,從六度生,善攝所攝,順入助菩提法,合正覺性,入諸大悲,說於大慈,離眾魔見,善說緣生,入無眾生、無命、無長養、無人,與空、無相、無願、無作相應,坐於覺場,轉於法輪,為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之所讚歎,度在家泥,攝諸聖人,演說諸菩薩行,入法、義、辭、樂說之辯,震於無常、苦、無我等音聲之雷,怖諸外論見得之執,諸佛所歎,對治流轉,示涅槃樂。如是等經若說、若持,觀察攝取,是名法供養。又法供養者,得不退墮順行總持故,於空、無相、無願、無作相應深法中,入至其底,無動無疑,是名最勝義中法之供養。
應當依於義,莫唯愛雜味,於深法道中,善入莫放逸。
又法供養者,若於法中思法、行法,隨順緣生,離諸邊取之見,得無出無生忍,入於無我。於因緣中無違、無、無諍,離我、我所,應當依義,莫愛馳逐雜飾句味,應當依智莫依於識,依了義經莫著不了義世俗言說,應當依法莫取人見,應當隨順如實法行,入無住處,善觀無明、行、識、名色、六入、觸、受、愛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,憂悲苦惱困極,皆悉寂滅。如是觀緣生已,引出無盡,以愍念眾生故,不著諸見,不作放逸。若常如此,乃名無上法之供養。
如是此資糧,沙等大劫,出家及在家,當得滿正覺。
如前所說資糧,於伽沙等量大劫中,出家眾及在家眾菩薩乘者,多時滿願得成正覺。
繫彼資糧頌,為菩提思惟,資糧義無闕,能如在彼頌。我今擇彼頌,於義或增減,善解頌義等,賢智當忍之。釋彼資糧頌,我所作福善,為流轉眾生,當得正遍覺。
聖者龍樹所作菩提資糧論竟,我比丘自在解釋竟。

菩提資糧論